祝你遭遇不幸

何靜瑩|《明報》專欄「鋒芒乍露」

最近網上瘋傳的一篇報道,是美國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羅伯茨 (John Roberts)在一所中學畢業禮的致詞,我一直琢磨這番發人深省的話。

「我不會像其他致詞嘉賓那樣,祝你們一帆風順、事事順心。」羅伯茨告訴畢業生,「在接下來的日子中,我希望你們會遭受不公平的對待,如此你們才會知道公義的價值;我希望你們被背叛,如此你們才會學到忠誠的重要。」

「很抱歉這麼說,但我希望你們時而感到孤單,你們就不會將朋友視為理所當然;我希望你們時而遭遇不幸,如此你們才會意識到機會和運氣在人生中扮演的角色,而體會到成功不完全是自己應得的,而他人的失敗也不全然是他們所應受的結果。」

「當你失敗的時候,我希望你的朋友們幸災樂禍,讓你們了解運動家精神的重要性。我希望你們遭忽視,如此才會知道聆聽他人的重要性。我還希望你們遭遇足夠的痛苦,以學習同情心。」

我時刻反省的管理和做人之道,主要是某些挫折、不幸、不公義和被背叛的往事。當時處於逆境之際,我惟有自我勉勵——此乃學習和成長的「好人好事」,讓我洞悉生命的真諦。

很多讀者看我的文章覺得感同身受、有共鳴,其實我要多謝生命中遇上過的各樣「冤家」,他們苦我心志,勞我筋骨,源源不絕地為我這四年的每周專欄提供豐富的寫作材料。小妒忌竟可無限放大為嚴重誤會;自卑和缺乏安全感的人把我的一言一行無限扭曲;創造機會讓下屬發揮才華,他們竟以行為失當、秘密賺外快和諸多控訴作回報 …… 電視肥皂劇的橋段或舞台劇的荒誕劇,居然發生在眼前,而且觸目驚心!

事事順風順水的話,我根本不會苦思和鑽研管理學,請教別人,更不會試用各種方法來處理複雜的人事問題。

要不是進入高管和董事局而碰上「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我不願承認男性主導的職場對女性定型(stereotype)和雙重標準的存在,然後我才能覺悟要幫助職業女性「lean in」,聆聽她們被忽視的聲音。從前聽創業家強調忠誠,我會撇嘴暗批其老土;經歷過被背叛,方知忠誠比能力和才華更可貴。

沒有體驗過挫折,我們會停留於愚昧和無知的層次。不知何時起,我像大法官般到處祝願別人遭遇不幸。

我經常聽到腰纏萬貫的人埋怨維權人士在社會創造噪音,最後還發表「世上哪有公義」的偉論。我只能翻着白眼,祝願他們:「但願有一天你會遭受政府無理收地,深受官商勾結之害,便會明白弱勢社群的心聲,和公義的可貴。」

畢業生最愛問的是如何處理不懂領導的上司、委屈他們的同事。我都會幸災樂禍地說:「那便恭喜你!糟糕的上司能教曉你的人生哲理,不遜於一個好上司;衰老闆是你的反面教材,令你培養同理心,日後你當了別人的上司,不要重蹈覆徹。」

令我感到心痛的是栽培下屬,幫助其圓夢,結果卻是被反咬一口,最後我只好開除他;過了一段時間,發覺他仍然沿用當時最令他反感的做法。最近與一位良師益友談及此事,他說:「他真的要多謝你。」

我說:「他現在深知我當年的做法是對的,並看到那時他抗拒改變,是放不下面子和自尊心,加上自卑感和厚厚的自我防衛機制作祟,遂把我妖魔化。一生人收到唯一一次的大信封,那種失敗感應能衝擊他以後更能發揮才華。然而,他最多是內心感謝那段日子的磨鍊,但不會對我說多謝。」

朋友不禁唏噓起來:「我生平亦幫助過不少人,也當了很多人的伯樂,卻沒有人回頭多謝過我。」

我立即接着說:「耶穌早已說了,他幫助十個人,卻只有一個人回來多謝他,所以,我們不應奢望別人說多謝。不過,我就是那個回頭多謝你的人啊!其實我已經不只一次告訴你,你還是我的洪七公啊!」

他馬上哈哈大笑,「你已經青出於藍了,還需要什麼洪七公!真懂得賣口乖⋯⋯」

我一臉認真地澄清:「從前你還是老闆,你覺得我拍馬屁還情有可原。現在我還這樣說的話,你應聽得出那份真誠啊!」

這番話背後是大法官說的「希望你們遭遇足夠的痛苦來學習同情心」。一手提拔的人給我帶來的種種痛苦,令我不但明白洪七公的心情,還會審視自己有否對啟發和幫助過我的人視為理所當然,有否回頭對他們道謝。

一個冤家、一個逆境,往往令我苦思對策,只須面對問題,便能經歷學習和成長。然而,很多人會用另一個心態看待逆境和失敗,釀成一生的憤世嫉俗、酸溜溜、負面衝擊。

故此,我們要讀完大法官的話:「不管是否來自我的希望,這些事終究會發生。至於你們是否能從中獲益,則取決於你們從不幸中獲得訊息的能力。」

我們學習感恩,有沒有感激遭遇不幸?基督徒數算恩典,是否包括了失敗和背叛?講見證時是否只提成功和神蹟奇事,忘記了往往更有內涵更值得我們思考的挫折和不能醫治的疾病?

2017年7月20日

擁抱曠野: bit.ly/1trSPEf

沒有雨季誰會愛晴空: bit.ly/24LEiyn

與挫折交朋友: http://bit.ly/2tGRKrs

何靜瑩過去文章: bit.ly/2fl1X6J

www.paxxioneer.com

*********************************************************************
何靜瑩最新著作 《鋒芒筆露》 於香港各大書局有售:
天地、三聯、商務、中華書店

歡迎10本以上之訂購,請聯絡出版商天地圖書(可提供送貨服務及折扣價): 黃小姐 2823 9923

Image may contain: table and indoor

放低旅遊包袱

何靜瑩|《明報》專欄「鋒芒乍露」

有朋友看完上周文章《取捨與抉擇》,不知是諷刺還是真心賞識,送來一個短信:「坐在 comfort zone 看你叫人走出去,一樂也。」

旅遊與舒適區是息息相關的。上周說的是從別人的生命和經歷,衝擊自己固有的思維模式,借他山之石撞擊自己的舒適區。今周我想說的是利用旅行的安排,對生活習慣來個小規模顛覆,自我衝擊舒適區。

很多人邊旅行邊埋怨,總要帶着熟悉的香港習慣去旅行,稍有突發事件、計劃不周詳,便覺諸事不順,渾身不自在。平常在熟悉的香港可能覺察不到自己的適應能力低,出外旅遊卻能把一個人的自理能力、應急能力和適應能力暴露出來。

小時候的我怕出錯,喜愛 play safe 和周詳的計劃,事情出現不符合「劇本」安排時,我會變得情緒化和不耐煩。我逐漸感到這些性情帶來無形的枷鎖,覺得疲累和繃緊。我相信生命無常、變幻莫測,須尋求改變,「解放」自己。

旅遊拆毀我的四種舒適區。

收拾行裝反映一個人的心理狀況。從前我怕帶不夠日用品,也擔心當地食物不合脾胃,就算是短途旅程,都要用上大件行李,帶上即食麵、旅行藥、各種衣履都要。其實,一半行李都是白帶,苦了自己。

我當管理顧問時,經常出差,第一個出差地點是台北,雖然項目有三個月之長,但隔個周末可回香港兩天。然而,我像搬家似的提着一件特大行李,同行的大老闆帶點蔑視地瞄了我一眼,我登時自覺老土、不專業,像林亞珍出城一樣。

始終,practice makes perfect。頻繁的出外公幹鍛鍊我輕裝上陣,且安全感增強了,也就不用為了一些微乎其微的可能性而多帶無謂物品,以防萬一。現在收拾一周旅行物品,我只帶 4 公斤的用品,可算是衝出了第一個舒適區。

很多人會在起飛前兩三小時到達機場。我在美國留學回香港放暑假,遇上公路交通擠塞而錯過了飛機,須鼓起勇氣打電話告訴爸爸「噩耗」。如我所料,他覺得這是不能原諒的過失,愈罵愈烈,猶如是何家之恥!可是,那一次的錯失,令我頓悟:無論預留多少時間、多麼穩陣小心,不能預見的事情總會發生,那為什麼我要浪費過多時間在機場等候?

之後出差多了,上得山多常遇虎,總會因各種原因而錯過航班,逐漸不覺得這是什麼滔天大罪了。我也鍛鍊出管理時間的技巧,最多只會在起飛前一小時到達機場,練得爐火純青,心情不覺得緊張,算是衝出第二個舒適區。

我更愛用旅遊來訓練適應力,突破「住」和「食」這兩個我的舒適區。最近體驗日本鄉村,我挑戰自己每個晚上住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是簡樸的民宿或旅館,一方面要拆毀我迴避良久的民宿生活(我害怕骯髒、不安全、不舒適),另一方面為了增強適應力。有時候太多中產的生活方式和享受,對物質享受會有所追求,甚至是倚賴,影響我的創業鬥志,不願意冒險。

每次換一個民宿,都要適應新的環境:公用浴室在哪裏?房間的陣形如何?面對另一張「生埗床」,如何入睡?主人家的規矩怎樣?

每天轉地方,check in、check out,探索新環境,打開行李不久又要收拾行裝,確實費勁。我可想像,這對很多人來說是莫大的滋擾,但作為一種適應力的密集訓練,卻能令我這都市人學習隨遇而安,「好的一餐,不好的一餐」的心情!

我用旅行來持續鍛煉最重要的質素,是探索精神和好奇心。在行程中留下一些空間,可允許當地人介紹新朋友或新去處,甚至到時候才打聽、尋覓和探索,往往會帶來驚喜。

在日本福井縣的最後一晚,我請旅館員工推介附近的晚飯小店。小伙子的英文不夠流暢,掙扎了一會便索性提出開車載我們去小店,但回程須自己召的士。我很驚訝,用有限的日文不停問:「真的嗎?你肯定?」

後來,他又擔心我們回程有困難,竟自動向小店老闆提出開車送我們回去。我滿心感激,但仍半信半疑地走入小店吃飯。

鄉下地方,沒有一個人能說半句英文。那是一家串燒店,餐牌上的漢字不多,點菜時真是一種考驗;旁邊坐着一位熱心中年顧客,急不及待地提出幫忙。他用平生學來的二十個英文字,我用大學時期學過的日文,現在猶記得的五十個字,加上有時令人啼笑皆非的 Google Translate ,大家雞同鴨講一番,歡歡喜喜地點出最地道的食物!

我們是罕見的外地遊客,不消一刻,整個小店二十名客人都知道我們來自香港。很多人過來自我介紹,熱情地示範怎麼吃串燒,落什麼調味料,還不時送上他們點的食物,堅持要我們試吃不同的菜式。老闆特別高興,免費贈飲汽水。

在嘰哩咕嚕的交談中,我們還能聽明白老闆經營這家串燒店,已有二十七個年頭。我用日本人的口吻,手半掩嘴巴,瞪大眼睛,說:「hea……那麼多年的每一天,都對着這個小小燒烤爐……呢?saa……你看他對每一串的投入感……呢!」

顧客都帶着佩服的目光,連忙點頭。

小店的顧客主要是男人,酒過三巡之後,大概半醉了,輪流過來找我搭訕一番。我的憂患意識開始提高了,催促朋友盡快吃完,「他們好像有點喝醉了,真不知這裏有沒有黑社會大佬,還是快點撤離為妙。」

最後老闆派了一位女侍應開車送我們回去,哇,豪華七人車一部,真的難以置信!橫街窄巷中的一家小店,瀰漫溫情和熱情,竟成為我們臨離開鄉郊前的最後驚喜。

你要突破怎麼樣的舒適區?可以用哪種旅遊模式來衝擊你?

2017年7月13日

***********************************************************************
2017香港書展講座
何靜瑩營商創業實戰分享會

講題: 顛覆想像,鋒芒筆露

日期: 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時間: 3pm-4:30pm
地點: 會議室S428(香港灣仔港灣道1號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舊翼)

報名方法:
心靈勵志講座系列
www.hkbookfair.com/seminar_soul

主講:Ada Ho 何靜瑩
(初創科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L plus H Fashion執行董事、紀錄片《爭氣》監製)

講座簡介:
職場上要鋒芒畢露?抑或鋒芒不露?究竟敢顛覆求突破,是否就能出奇制勝?何靜瑩憑敢說真話做實事的態度縱橫職場多年,與你分享職場處世之道,教你拆解管理中最核心難題。只要你活學活用,從批評中發奮,從過失中學習,看準時機,必能在職場上大放異彩!

*********************************************************************
何靜瑩最新著作 《鋒芒筆露》 於香港各大書局有售:
天地、三聯、商務、中華書店

歡迎10本以上之訂購,請聯絡出版商天地圖書(可提供送貨服務及折扣價): 黃小姐 2823 9923

Image may contain: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bedroom and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table and indoor

取捨與抉擇

何靜瑩|《明報》專欄「鋒芒乍露」

旅行是一種遊歷,在什麼時段出外,我會為自己度身訂造適時的遊歷。這兩周到日本福井縣,我的目標是透過平常逃避的東西 ── 鄉村生活 ── 來尋找靈感。

出發前,我告訴來自東京的髮型師:「我將會去福井縣 ⋯⋯ 」

話未說完,她便打岔:「去鄉下地方幹甚麼?」

我還是興高采烈地說:「就是要親親大自然,長見識嘛……我會跟漁夫出海捕魚,與農夫下田種米。你到過福井縣的若狹町、小濱、高濱嗎?」

她猛力搖頭,「沒有!我連老媽的鄉下都未去過!」

原來有人比我更「城市妹」!這兩年我刻意發掘鄉郊體驗,或多或少希望讓南轅北轍的人物、文化和生活態度,衝擊自己的舒適區,擦出創意。

我住在年輕農夫家裏。農夫進大學時想讀農業,但遭父母反對而攻讀會計,畢業後在銀行工作了七年,鬱悶透頂,決定忠於自己的志願,搬到福井縣的若狹町,先參加一所由政府開辦的農業中心,用兩年時間學習現代耕種技術。進修完畢的人,六成都回到城市去,但他選擇留下和結婚,並獲得地方政府的少許津貼作生活費。

當地很多老人不能耕種,田地都丟空了,看見這對年輕夫婦要田,索性免費借出八公頃農地(一公頃等於一萬平方米)。看見農田再次充滿生機,老人反而心存感激。

抱着夢想和激情,田裏工作縱然艱苦,夫婦只有說不出的滿足。我跟他們下田體驗除雜草,但從第一步起便暗叫不妙;原來水稻田的泥很深,簡直是泥足深陷、舉步維艱,水和泥很快便滲進水鞋,手套亦不夠防水。我像大難臨頭,宣布投降,提早離場。

脫去水鞋和手套,以為滿是泥。風乾了後,手腳竟是清爽無味。我才驀然想起,從前聽過幾次有關種植稻米的水(尤其是有機米),天然流過稻田的水質乃關鍵因素。一問之下,這兒的水來自旁邊的山,且他的稻田亦是山水流過的第一個地方,特別乾淨!

他們育有三個孩子,最小的才三歲。住在他們家,讓我近距離觀察其生活態度。

第一,是家教。十二歲與七歲的女兒幫忙預備餐桌吃晚飯時,一舉一動都顯露出平日的訓練有素。我的筷子稍移了位,七歲女孩的小手邊拿着熱湯,邊用手指移好筷子,才放下湯碗。我坐在旁邊看着,雖有點動魄驚心,仍是靜靜欣賞她的認真。

三歲小孩全程自己用筷子安靜吃飯,習慣與怪獸家長吃飯的我,驚奇不已:「她幾歲開始學用筷子?」
對於我的大驚小怪,夫婦有點兒疑惑,想了想,母親說:「一歲開始。」

我半信半疑,「一歲才戒奶吧!怎會懂得用筷子?」

父親說:「教出來的,包括坐着吃飯,自己吃東西。」

我告訴他們很久沒見過與三個小孩吃飯的同時,大人居然能安靜地談話,也不須追着孩子來餵飯,更不用哄着來餵。這一幕實在令我這個香港人動容!

晚飯菜餚都是他們自己或鄰居種植的農作物,連我這個「食肉獸」也吃得不亦樂乎。每一口食物都混着精彩的故事 —— 有機耕種的理想和挑戰,政府吸引年輕人搬到鄉間生活的政策,長輩的反對,朋友的不諒解,季節性農閒與繁忙之間的壓力和樂趣 ⋯⋯

飯後收拾東西,農夫發現桌上有兩粒飯,拾起來放進嘴裏吃。我這「原罪犯」感到有點內疚,特別是我最多將之當作垃圾扔走便算,他卻珍而重之地把「粒粒皆辛苦」放進口裏!

第二個體會是他們對理想的熱切追求和選擇。農夫妻子一起享受耕田的樂趣,亦視為自己的職業,最小的孩子出生不久便被送到日間托兒所。我好奇地問:「你捨得嗎?」

妻子說:「沒辦法啊,我們的父母都不是住在這一帶。田裏工作繁忙,也是我喜歡的職務,帶孩子和工作便要取個平衡。」

我才恍然大悟:我不自覺地把她視為家庭主婦,她視自己為「職業女性」。

農夫續說:「我們也有很多清閒日子可以陪孩子的:下雨天、冬天等日子,不能落田;收割是最繁忙的時候。」

兩夫妻擁有同一夢想,彼此配搭,一起成長,努力建立理想的生活方式,當中作出了許多艱難的取捨和抉擇。

很多人大聲疾呼要追求理想,卻遲遲不能啟動,繼而自怨自艾。很多時並非天時地利人和的問題,而是自己才是障礙:不肯作出取捨,不能分辨寶貴(precious)和可以犧牲(expendable)的意願,只想得到 best of both worlds,到最後什麼都不能落實。

我認識一個人,熱愛藝術創作,一直為了未能出國深造而耿耿於懷,甚至帶點自卑。新老闆帶他見客時,他開口便說自己的多年心願,是出外深造一年。客人覺得此人對新崗位缺乏擔當,而上司也極為尷尬,暗自後悔聘請了一個做不長的員工。這人在不同場合都說同一番話,老闆漸感「人各有志」,停止栽培他,甚至認為其工作表現不如理想,不久更開除了他。

我以為他會趁着這個絕佳時機出國深造,怎料他「宅」了一年後,返回埋怨了十年的老本行。我發現這種人是不可能圓夢的──未能達成的夢想是一種魅力,能博取別人的賞識,臉書偶然慨歎一兩句,「呃like」無數;一旦要實踐夢想的話,他就要踏出舒適區,前路滿是不可預測的變數,那是多麼的恐怖!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不知如何踏出第一步的人,少說廢話,多看看別人的掙扎和取捨,衝擊一下自己吧。

2017年7月6日

放棄夢想: bit.ly/2tMXDab

還有一種才華叫「執行力」: bit.ly/1SKVsdx

何靜瑩過去文章: bit.ly/2fl1X6J

www.paxxioneer.com

**************************

何靜瑩最新著作 《鋒芒筆露》 可在香港各大書局有售:
天地、三聯、商務、中華書店

歡迎10本以上之訂購,請聯絡出版商天地圖書(可提供送貨服務及折扣價): 黃小姐 2823 9923

Image may contain: sky, grass, outdoor and nature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plant, tree, flower, grass, outdoor and nature
Image may contain: food
Image may contain: 5 people, people smiling, people sitting, people eating and food

退休戰士

何靜瑩|《明報》專欄「鋒芒乍露」

我第一次聽到「裸退」的概念,來自與好友兼「非常女子」F的一次對話。

「董事會邀請我退休後成為董事,但我準備『裸退』,不擔任任何職務,才能給予接班人充分空間發揮自己。」F的邏輯很有層次感,明顯已深思熟慮了一段日子。

我問:「坐在董事會不用參與日常運作,久不久才開會,應該無妨吧。」我知道她花了很多心血建立該機構,總希望離任後不致「走樣」,而接班人亦有正式渠道不時請教她。

F不是沒有這種想法,但還是「勒住」自己,「我坐在董事會,怎麼都算是接班人的半個老闆。開會時,如果他直說前手(即是我)哪兒做得不好,需要革新,我心裏不開心之餘,他也可能有所保留。如果我認為他說得不對,遂提出反對和維護自己以往的做法,豈不令他難做,機構也不能有所改變?」

很多人退而不休,陰魂不散,經常回到從前的機構「打躉」兼事事關心,更會發施號令,指揮前下屬,心裏總害怕青黃不接,也拒絕接受失去權力和影響力的新常態。F卻能放得下自己,處處為繼任人着想,不眷戀昔日的光輝,也毋須戀棧今天的權位。

F的管理及領導境界高深莫測,心思慎密,洞察力驚人。認識這樣的奇人異士,我必不放過吸收其「日月精華」的契機,經常向她請教管理事宜及生命智慧。剛相識時,我們以合作夥伴形式熟絡起來,之後便是老朋友般「煮酒論英雄」,一旦找到合作機會,便又搭檔起來。

我很欣賞她述說engage同事的竅門:「建立團隊,單靠行政手段是不行的,不能由我一個人或三兩個高層主管決定整個計劃,頒布下來後,便期望中低層員工準確無誤地消化內容,並能積極地執行任務。」

F把畢生的管理經驗提煉而成的「內功心法」,毫無保留地傳授給我這個「傻郭靖」:「我喜歡要求低一級的執行成員參與會議,讓他們經歷決策過程,才能深刻明白新項目的願景、利弊和潛在風險。設計新項目時,要求他們提意見、想點子;參與感能帶來認受性和擁有感,令他們更有動力地推動工作。」

我笑說很多老闆也這樣想,但實行起來卻覺得太花時間,因員工不肯說話。F說:「開始時,我的團隊也很被動和不敢發聲,認為開會是虛耗光陰,期望我想好一切,告訴他們怎麼辦便是了。他們不知道開會其實是一種培訓,可提升大家的解難能力及批判思維,培養通盤的管理能力。」

F看見我聽得投入,繼續「入錢落我袋」:「有時就算我想好了答案,也抑制自己不說出來,寧願多花時間,引導他們思考問題,甚至由他們自發性地想出我心底裏(或更好)的方案,他們便覺得那方案是自己的。這就是engagement!過了一段時間,他們習慣了參與項目的前期醞釀和brainstorm過程,逐漸培養出投入感和主動性,開會節奏自然能加快,執行時也不會諸多推搪,遇上問題時,亦會自行解決。這就是empowerment!」

有管理者標榜自己不召集會議,F卻把開會變成培訓和壯大團隊的平台,這才是實實在在的管理學。

有時候,我很想把F介紹給一些來自其行業的朋友,好讓F為他們授業、解困。F卻淡然地說:「我當然很樂意給意見,不過,很多人自尊心強,根本不想請教別人。我有心機繼續為你出謀獻計,皆因你有反應:我給你介紹人脈網絡,是因為你會懂得跟進;給你提出點子,你竟能運用得出神入化,有時連我自己也沒想過可以如此推行!」

原來,一代宗師出招後,會留意弟子能否接招,和會否積極發揮出來,才有動力延續這種非正式的「師徒關係」。

不過,最令我驚訝的,乃其強烈的好奇心。兩年前,F問我有關再創業的事宜,我帶着「偏見」對待退休人士,認為他們沒興趣或能力學習新事物,遂隨便解說敷衍了事。她再問第二次時,我用當時剛興起的Uber和Airbnb解釋什麼是共享經濟、O2O(線上—線下),分享我正躊躇如何創立一間公司,把不同城市的有趣、有熱情的當地人與追求獨特體驗的旅客接結起來。

初創時期的抽象概念,不是一般人會有心裝載的。豈料,F縱然一知半解,腦袋卻不停轉動:「我認識一位希臘人,她曾告訴我要回到家鄉Crete,蓋兩間豪華別墅租給遊客,但價錢實惠,你有興趣認識她嗎?」

我認為多認識一位「行家」也是挺好的主意,遂決定在暑假一起暢遊希臘,吸收靈感,碰撞創業的火花。F提議遊覽意大利米蘭的世博,要長見識。她負責所有行程安排,居然用起Airbnb來,以顧客的身分經歷新興產業的服務質素和user experience(用戶體驗)。希臘一程遇上的幾位當地人,之後竟成為我的新公司的重要合作夥伴!

有時她會忽然給我發個短信,問我在哪裏,找我「攝」時間。有次,我碰巧在灣仔,準備出席天地書局舉辦的一個與學生分享寫作的講座,她帶着好奇心前來聽了一個下午。我趕着出席當晚另一場講座,她聽到觀眾是一批來自紮鐵行業的年輕管理者時,眼睛閃了一下,我便說:「你不介意繼續聽我說話,便跟我去認識這幫可愛的大隻佬吧。」

她也老實不客氣,連老公也叫來,一起旁聽我的領導力培訓班,兼認識一個素來神秘的紮鐵行業。

盼望大家縱未退休,都能培養出F的強烈好奇心和好學心,並慷慨分享自己的人生歷練,以激情孕育別人的激情。

2017.6.22

在希臘遇見的人和事:
Maria: paxxioneer.com/paxxioneer/maria/home
Manolis: paxxioneer.com/paxxioneer/manolis/home
George: paxxioneer.com/paxxioneer/george_papachristos/home

放棄昔日光輝: bit.ly/28Jo9r0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bit.ly/2fl1X6J

**************************

何靜瑩最新著作 《鋒芒筆露》 現已上架,香港各大書局有售:
天地、三聯、商務、中華書店

歡迎10本以上之訂購,請聯絡出版商天地圖書(可提供送貨服務及折扣價):
黃小姐 2823 9923

Image may contain: sky, ocean, cloud, outdoor and water

激情孕育激情

何靜瑩|《明報》專欄「鋒芒乍露」

最近又有讀者問我,如何產生 passion (激情)。我坦誠地說:「激情這回事,既真實又抽象,言語解釋不了,只能感受出來,也可以被別人的激情感染。」

面對面接觸激情者,或許是尋找激情的途徑。

我鼓勵渴求激情的人,多走出去認識激情滿溢之士,聽他們說經歷、談人生,並抱開放態度,讓他們流露出來的激情感染自己。心裏的小小激盪會自行發酵,過了一段時間後,或能燃點為一團火,成為激情。

所以,我以為沒可能把激情拍攝下來,不過,香港電台卻迎難而上。

半年前,一位港台監製邀請我成為《香港有你》的其中一位嘉賓。節目共有十集,每集有兩位嘉賓作世代對談,探討香港回歸二十年以來的社會變化。莊陳有和我出現於同一集,與主持人楊立門一起討論社會服務。

我對傳媒的一貫做法是管理彼此期望,甚至主動提出我的願望和需求,假若雙方找不到共同雀躍的採訪角度,監製也能盡早另覓合適的嘉賓。

與港台團隊的第一次會面中,我便首先澄清他們會否找錯人,因我一直都在商界工作,只是融合不同的社會服務於商業運作中。我的取態始終是以不同界別和崗位創造社會價值,但我不代表社會服務界別;不澄清「創造社會價值」這出發點,我真不敢與莊陳有這位社福界的 icon 人物對談。怎料監製說這正是邀請我的原因,讓觀眾了解不同世代如何理解和實踐社會服務。

這個節目頗特別,每集長達52分鐘,嘉賓對談之餘還會加插不少外景,以介紹嘉賓的工作。於是,我踴躍提出多項建議,盼攝製團隊能用鏡頭流露我工作背後的創新和激情。

我知道這種「主意多多」的做法,對監製和導演來說會是相當煩厭的,但我繼續測試他們的開放度,總覺得盡早讓他們了解我的為人,心裏有底,日後不致有太多「驚訝」而後悔莫及。

我提出香港本土不能自說自話,免得變為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故需要與國際殿堂對話,才能真正綻放香港本土特色;從事社會創新的香港人,也要有國際視野,是世界公民。我的初創企業Paxxioneer,正聯繫人們認識世界各地的能人異士,從而讓激情孕育激情(passion breeds passion)。換言之,攝製隊介紹我的工作,便須務實地呈現激情、世界、創新、本土和社會價值等務虛的概念。我的故事就是眾多人的故事,我的熱情也來自他們的熱情,說到底,不能只訪問我。

我們 brainstorm 了幾小時,港台團隊不但沒有嫌我麻煩而撤換嘉賓,還敲定跟我去老撾,認識一名加拿大籍的華裔老撾人Sam。他在越戰時期逃難至加拿大,及後在香港工作,儲起一筆積蓄後,毅然回到老撾扶貧,創辦社企 Bolaven Farms,教導農民種植優質咖啡豆,並以高價收購,以改善農民的收入和孩子的教育水平。

港台研究員及導演都把我的幾本著作和專欄文章通通看過了,態度異常認真。我預期十小時的本地製作時間,最後用了近三十小時,包括介紹一間本地非牟利機構「益下家」,拍攝我與中學生暢談寫作的講座,還有我的泰拳訓練。

團隊越戰越勇,倒過來刺激我更多的激情,我再挑戰他們跟我到訪雲南一位放棄矽谷高科技事業的 Jonathan Su,讓他的激情燃燒這個節目。他十六年前舉家搬到雲南從事設計農村廁所等扶貧工作,還一家五口兩次「空檔年 」(gap year),先後窮遊南美8個國家及絲綢之路42個國家。他說的不只是豐富有趣的旅遊閱歷,更有教養孩子、維繫婚姻關係和探索世界的故事。

《香港有你》的20分鐘濃縮版剛在無線翡翠台及港台電視31推出,我和莊陳友的一集將在6月21日播出。我有點焦慮,到處打聽效果如何。監製說她喜歡充滿了熱情的這一集,是嘉賓和導演的激情融化為一體的結果。

導演一直探索我和莊陳有如何令工作跟人情味交織起來,他說:「《香港有你》的設定是從行業和專業出發,但我跟你倆拍攝前有很多交談,讓我對你兩位多了些直觀感覺。你打拳,莊陳有捉棋,都跟行業無關,可是讓人感到你們更多的『人味』,我便放膽問,你們又自然地被拍,我覺得這是與別不同的地方。可能跟我平時拍紀錄片有關,除了訪問,人物其他生活也很重要。」

沒有對人的感覺,沒有對人物的生活產生好奇和認識,就不可能分享別人的激情,更遑論讓激情感染自己。導演是有心人,也是滿腔熱誠的專業人士,我們確是夢幻組合。期盼觀眾也能感受到這份「人味」,心坎裏緩緩產生一絲激盪,一股激情,香港有你、你和你為另一個二十年啟航。

[註:《香港有你》逢星期三晚上,6時在無線電視翡翠台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出,或於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transformers_2017/網上重溫。]

www.paxxioneer.com

**************************

何靜瑩最新著作 《鋒芒筆露》 現已上架,香港各大書局有售:
天地、三聯、商務、中華書店

歡迎10本以上之訂購,請聯絡出版商天地圖書(可提供送貨服務及折扣價):
黃小姐 2823 9923

Image may contain: 3 people, people smiling, people sitting
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people standing, plant, camera, outdoor and nature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hoes and indoor

標竿在哪裏?

何靜瑩|《明報》專欄「鋒芒乍露」

做義工的人並不神聖。義工是一種榮幸,也是一種個人修為;參與義務工作令人眼界大開、獲益良多,義工的得着可能比受助者所得到的更多。

我這樣說,不知會被多少人罵。然而,參與義工或慈善工作的人,應如此提醒自己,否則,很容易把持不定,產生自我膨脹、義工優越感,甚至把自己當做救世主,目標漸變為滿足存在感和虛榮心。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着標竿直跑」這句聖經名言,我從小便朗朗上口,以為理所當然。長大後愈發明白,這其實是教誨和勸勉,因為跑道上滿是誘惑和各種令人分心的障礙物,一不留神便會偏離航道,失去標竿的蹤影,甚至不知不覺間追求別的標竿。就算把持得住原先的目標,過程往往迂迴曲節,並非「直跑」那麼簡單。

九年前,我在組織汶川大地震義工團隊的八個月經歷裏,最大的挑戰是保持純粹的心態,抓緊以災民為本的目標。我們先後招募近千名香港和四川義工;出發前,我先向大家說清楚,目標是災民的心靈和社區重建。義工的個人成長和經歷、做事方法和喜好等雖然重要,但都要「讓路」給大方向和總目標,各人要配合整體調配。

當香港特種樂隊還是眾人都不看好的「小薯」時,我們最能保持清心、謙遜和方向感,抱着感恩和戰戰兢兢的心情服務災民,一起向着標竿直跑。一旦名聲大了,誘惑從四方八面滲過來,有人的優越感和雄心萬象不斷膨脹,或開始計較是否被認同、獲讚賞,或想創造 legacy 。「成功」和「名氣」測試着誰能把持自己的飢渴和欲望。

義工第一課,是放下自我中心和自以為是。

災後兩個月,我們在一個剛落成的板房區開展社區建設工作,看見一批大學生義工同時駐場,每人左拉右擁着小孩,整天坐在樹下吃糖果,帶着詭秘的目光打量我們。當我們搭起帳篷,在社區內有序地建立不同的興趣班時,那批大學生好像遇上競爭對手般,急忙跑到我們的兒童興趣班,用派糖果方式帶走孩子。

我認為這種「爭寵」心態不健康,主動找他們溝通,尋找合作機會。領隊不斷強調他們三十人來自全國最有名的十所大學,但運作模式和目標,卻一句都談不上。大概他們自以為大學生──還要是頂尖大學耶──便足以贏得我們景仰,帶點奉旨的語氣期待香港的「老餅」配合他們。我沒好氣談下去,決定各有各做。

他們在板房區搭起十幾個小帳篷,以野外露營的方式體驗災區生活。突然一連三晚滂沱大雨,雨水浸滿了帳篷,加上他們一周以來只吃即食麵,導致營養不足和身體虛弱,竟集體生病起來,反要災民提供食物和照顧他們!

這延伸至義工第二課:幫助別人不能只憑一時感觸和衝動,還要講求理智和自律。

義工的價值不在乎事工的多寡,而是行動能產生多大的影響和貢獻。不少參與者給我壓力,要求迅速增加義工人數,或增加每天的工作量,甚至許下陪伴災民十年的承諾。我拒絕作出這些豪情萬丈的承諾;我可以向災民承諾兩個月後與他們共度災後第一個中秋節,但我看不透半年後的事情,更遑論十年!

我必須承認,在災區的每一天都有感動和感人的經歷,且來得震撼。特別在頭一個月,我們的音樂和慰問都能打動人心,看到不少災民流淚,甚至向我們敞開心扉,任何一個義工都深被觸動。

然而,我們有使命和工作在身,更要控制自己的情緒。我要求大家不要拿着咪高峰時,邊哭邊說話,不用煽情和悲情的手法來營造感人的氣氛。很多人認為表達感性一面乃人情味之所在,但我更明白,煽情雖是最省時省力的方法,卻容易變為操控(manipulate)別人情感的工具,以後只懂倚仗煽動情緒這一「捷徑」,不懂理智地引導災民的情緒至積極自強的層面。

義工第三課是約束虛榮心和英雄主義等令人分心的誘惑。

有時候周圍的人把你捧上天,令你感覺良好,擾亂視線和判斷力,你能不受動搖嗎?

災區有不少記者採訪我們,總愛在音樂會進行中途,要求我站在人群前面接受訪問。我正在指揮現場,怎能抽身離開,還把正在投入參與的災民淪為背景和充滿動感的畫面?我拒絕到底,結束後還拉着記者,給他們教訓一頓,什麼是專業、誰是主角——災民是主,其他人包括受訪者或媒體都是次要的。

我早已洞悉災區又要進入另一個階段:居民須回復日常生活,需要一份工作,以解決生計,也能讓他們更好地打發時間。我甚至研究過創辦災區企業,卻找不上合作夥伴和適合的社企模式。既然想不到如何自我演變至下一階段,我們本應與災民共度中秋節後,全面撤離災區。我卻屈服於不捨得的感情,並主觀認為收隊好像前功盡廢。辛苦經營了數月的信任和聲譽就此停止,委實有點可惜。

正躊躇之際,綿竹市市長高度讚揚特種樂隊的創新和成果,並邀請我們到其安置點服務,特別委託我們教育居民各種防火和家居安全意識。我們聽到那是全災區最大、安置十萬災民的板房區時,興奮莫名,感到終獲肯定和認同,又能擴大規模和影響力。我的理性被情感和虛榮心掩蓋了,一口答應進駐那安置點和學校。

我們在那社區的工作雖能再上一層樓,但始終啟動不到促進就業的模式,而我們也不願自我提升至深度的社工服務、心理或家庭輔導,特種樂隊的工作是時候到此為止了。

過了新年,我們結束災區工作。有些人可惜香港特種樂隊不能延續 legacy;我認為義工不應戀棧昔日的光輝而勉強留下來。我們既已回應了歷史的呼召,有幸在關鍵時刻發揮自己的小宇宙,義工的介入便應終結,讓本地社工和災民,建立自己的社區,打造自己的未來。

真正的legacy並非義工拼命地攬着居民,而是留下關愛精神,和「災民擁有自己的舞台」的宗旨。惟有專注初衷,才能努力面前,向着標竿直跑。

(義工生涯與啟蒙/五之五)

2017年6月8日

(義工生涯與啟蒙)系列:
塑造你的義工生: bit.ly/2rBq35Q
我在四川災區的誕生: bit.ly/2rM6INI
不分彼此的義工精神: bit.ly/2rM8EWx
書到用時剛夠用: bit.ly/2s4DtbF

何靜瑩過去文章: bit.ly/1L3n4IG

**************************

何靜瑩最新著作 《鋒芒筆露》 現已上架,香港各大書局有售:
天地、三聯、商務、中華書店

歡迎10本以上之訂購,請聯絡出版商天地圖書(可提供送貨服務及折扣價):
黃小姐 2823 9923

********************************************************************************
作者簡介:
何靜瑩 (Ada Ho) 現為初創科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利用互聯網平台及「共享經濟」,推動「心度遊」,在不同城市連結旅客結識有趣有熱情的當地人,從面對面交流的獨特體驗中受啟迪和感染。她希望藉此衝出一般社會企業和非牟利機構的服務及地理界限,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她亦為公司、公營機構、非牟利機構及學校提供領袖培訓,並兼任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

自2009年L plus H Fashion創辦至今,擔任執行董事。L plus H Fashion是一間社會企業, 於香港屯門成立高級毛衣工廠,低學歷中年人士創造就業及重塑尊嚴,並培育新一代的設計師及技術人員。
2013年共同創辦非牟利機構L plus H Creations Foundation,透過嚴謹和專業的藝術演出和訓練,推動品格教育,幫助來自基層或欠缺機會的青少年培養自信、團隊精神、正面價值觀。她的監製作品包括音樂劇《震動心弦》和《逆風》,及紀錄片《爭氣》。

她於2008年四川地震發生後兩週即創辦「香港特種樂隊」,利用音樂治療和社區參與的另類方式,為災區提供獨特的災後重建工作,獲美國Women’s International Film and Television Showcase頒贈「人道主義獎」。
何靜瑩畢業於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並於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取得公共政策碩士。曾於多間跨國企業從事戰略策劃、管理顧問和外幣衍生工具交易的行業。

先後出版過四本書: 《自我演逆》、《敢動人生》、《走出曠野》及《哈佛十六位學人的中國夢》,曾為《信報》及《經濟日報》專欄作家,現為《明報》撰寫專欄「鋒芒乍露」。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people standing and crowd

書到用時剛夠用

何靜瑩|《明報》專欄「鋒芒乍露」

我相信行動應有理論的支持。很多人不屑管理理論,認為經驗才是一切,其實有多少人敢承認自己聽不明道理、讀不懂理論、應用不上學說?沒有了理論,項目容易變得事工化、碎片化,像沒有根基和靈魂。

我在2004年毅然辭職,再赴美國攻讀兩年碩士課程,為的是「範式轉移」( paradigm shifting ),把累積了幾年的職場經驗,帶回理論層面去整合和理解,加上學習最前沿的理論,可更新自己的知識,增加「管理工具」。

研究院給我最大的思想衝擊和突破,是 Robert Putnam 教授的社會資本、 Ronald Heifetz 的調適性領導、 Joseph Nye 的軟實力。每次下課,我都帶着一種莫名的亢奮,和思想被改造的震撼,想不到畢業後兩年,這些理論能在四川的災後重建工作大派用場。

上文提過汶川大地震後的一個月內,香港特種樂隊直接接觸近二萬名災民,提供心靈重建工作。行動之快速、義工之動員、災民反應之熱烈,都超出我這個從不參與「社區實戰」之 city girl 的預料。

進入災後第二個月之際,我感覺到災區將轉入另一階段——災民陸續從路邊的帳篷區遷入政府臨時搭建的板房,需要新的適應。特種樂隊也須自我演變,從短暫聚唱形式的心靈重建,轉型為深入的社區重建。

我懂什麼社區重建?正躊躇「書到用時方恨少」之際,心底裏反問自己:「實戰經驗縱然缺乏,不代表未讀過相關的書吧?」我抖擻一下精神,進入腦海裏的「叮噹百寶袋」,尋找可幫我們向前邁進的法寶,一抓便是「社會資本」的錦囊。

災區政府似乎只搭建板房,沒有相關的「軟件」建立居民的歸屬感和參與感。香港的義工團體能夠做到的,是協助社區的管治,而社會資本與良好管治有着緊密的關係,給我們一個框架思考行動方案。

居民參與、社會網絡、互惠互利、社會互信,在學術上稱作「社會資本」。此外,社會資本包含兩個重要層面:緊密型( bonding )和跨越型( bridging )。我遂從這兩個方向建構最能對應災區安置點的需要。

透過以情相交製造的緊密型社會資本,可加深社群的凝聚力和內在關係,營造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和互信。故此, Robert Putnam 重視閑娛活動如打球跳舞、賞花觀鳥和下棋聊天,甚至是一起喝茶和閒聊,讓人們增進情感;在宏觀的社會管治層面,各種聯誼活動可累積為互信、人脈網絡和道德規範,培育出深層的公民參與。

透過北師大專家組的協助,綿陽市政府讓我們在兩個分別居住了一千及三千名災民的安置點作為試點。我們在每個安置點的不同角落設置凝聚居民的興趣班:某一角落以集體舞蹈班來聚集老人和婦女,旁邊是兒童才藝班,另一個角落是青少年舞蹈和樂器班,還有另一角落為男士下棋和維修電子零件部(我們的音響經常需要居民幫忙維修)。換言之,同一時間裏都有不同的「社區中心」同時運作,凝聚不同類型的居民。我們還設立一個「外展小組」,走進板房做家訪,並鼓勵「隱蔽人士」走出板房,參與社群活動。

我也想像到有家歸不得的災民,多數不會喜歡搬進冷冰和一式一樣的臨時板房。我想到與居民一起「塗鴉」,讓他們參與美化臨時家園,建立一種家的感覺和歸屬感。但政府可能不會同意,而鐵皮牆壁亦難上色。有位藝術家隊員腦筋靈活,用事先印製大型「貼紙」作為「塗鴉」,與居民一起貼上牆壁。這些巨型貼紙印有色彩繽紛的圖案,和具鼓勵性的標語,從公路都能遠望得到醒目精神的板房。

各類型興趣班也要增添一點點目標!我們每數天便會舉行一個全民皆「表演者」的社區演唱會:特種樂隊站在後方奏樂和引唱,並注入了十位新力軍——都是剛學樂器數天的災區少年(當然,他們的樂器沒被接駁至音響設備),讓「濫竽充數」的新晉樂隊隊員,能體驗團隊精神,令他們更有動力學好樂器。

這種大匯演有點像部族裏,村民圍着營火歌舞,用以凝聚和聯誼。同樣地,安置點的男女老幼竟然把「特種匯演」珍而重之,每個興趣班表演各種藝能,婦女組還主動合唱一首山歌,並二次創作鄧麗君《小城故事》的歌詞,以表對香港特種樂隊的心意。然後,幾百個居民與特種樂隊一起載歌載舞,情緒高漲,畫面感人和震撼!

每天幾小時的活動,維持兩個月,不難建立緊密型社會資本。但我沒有忘記建立跨越型社會資本,即透過一個社群連接到另一個不同領域的社群,使資源和經驗能作跨越式的交流,促進彼此更新和進步。

我們帶領兒童班做「家訪」,探望和送勞作給老人家;一個安置點的居民換上特種樂隊的義工隊衣,到不遠的另一個特種樂隊服務的安置點參與大匯演,災民變成義工,慰問其他災民。我們取錄了幾名「實習生」,他們是社區裏的大專生,參與我們的策劃和組織工作。

最深遠的跨越型社會資本,莫過於居民與香港義工間的跨文化和跨地域互動。許多香港義工素來不懂或不願接觸大媽,但我堅持他們學習照顧不同界別和年齡層,「大家不是很興幸能參與災區工作嗎?為何還要諸多揀擇?究竟要災區遷就你,還是你配合災區需要?」

往往不出三天,年輕義工便能突破自己,發現大媽和老人的可愛和智慧;完成了九天義工服務的回家途中,往往都惦念親切的婦女,感激災區改造了自己。這正是跨代學習的寶貴之處,是不少義工的一大特破點!

另一位推動社會資本的哈佛學者  Xavier de Souza Briggs  精闢地總結了緊密型和跨越型社會資本,對社群的重要性:緊密型社會資本可讓社群 get by(熬過去),而跨越型社會資本卻能讓社群 get ahead(向前邁進)。 災後兩個月的社區建設中,我們每天與災區一起呼吸,在安置點每天都實驗社會創新,和居民一起 get by 和 get ahead 。

(義工生涯與啟蒙/五之四)

2017年6月1日

何靜瑩最新著作 《鋒芒筆露》 現已上架,香港各大書局有售:
天地、三聯、商務、中華書店

歡迎10本以上之訂購,請聯絡出版商天地圖書(可提供送貨服務及折扣價):
黃小姐 2823 9923

********************************************************************************
作者簡介:
何靜瑩 (Ada Ho) 現為初創科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利用互聯網平台及「共享經濟」,推動「心度遊」,在不同城市連結旅客結識有趣有熱情的當地人,從面對面交流的獨特體驗中受啟迪和感染。她希望藉此衝出一般社會企業和非牟利機構的服務及地理界限,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她亦為公司、公營機構、非牟利機構及學校提供領袖培訓,並兼任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

自2009年L plus H Fashion創辦至今,擔任執行董事。L plus H Fashion是一間社會企業, 於香港屯門成立高級毛衣工廠,低學歷中年人士創造就業及重塑尊嚴,並培育新一代的設計師及技術人員。
2013年共同創辦非牟利機構L plus H Creations Foundation,透過嚴謹和專業的藝術演出和訓練,推動品格教育,幫助來自基層或欠缺機會的青少年培養自信、團隊精神、正面價值觀。她的監製作品包括音樂劇《震動心弦》和《逆風》,及紀錄片《爭氣》。

她於2008年四川地震發生後兩週即創辦「香港特種樂隊」,利用音樂治療和社區參與的另類方式,為災區提供獨特的災後重建工作,獲美國Women’s International Film and Television Showcase頒贈「人道主義獎」。
何靜瑩畢業於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並於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取得公共政策碩士。曾於多間跨國企業從事戰略策劃、管理顧問和外幣衍生工具交易的行業。

先後出版過四本書: 《自我演逆》、《敢動人生》、《走出曠野》及《哈佛十六位學人的中國夢》,曾為《信報》及《經濟日報》專欄作家,現為《明報》撰寫專欄「鋒芒乍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