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非天生的社交高手

何靜瑩│信報專欄《故事人生》

我經常收到大學邀請,向大學生講授商界的社交禮儀以及面試準備,但我認為如何握手、寫履歷、與人交談這些硬技能,該由他們自行探索,反而我更樂意分享須要久經浸淫的見識、思維、心理質素的軟技能,那些經驗絕不能炮製成短短一個小時的「即食餐」。

心理學大師 Carl Jung 強調每個人都兼具外向和內向的一面,在不同的處境中其中一面會主導(dominate)另一面。

許多朋友以為我天生有社交的「天賦」,其實我也有內向的一面,亦曾經很怕接見陌生人;即使到了今天,有時我也不大願意單人匹馬去一個陌生場合,總有種渾身不對勁的感覺。我不排除有少數人與生俱來就有一種社交天分,但我更相信與陌生人交往是一種須要操練的技能。

我初中時經常聽到一位老師說我們贏不了某校際賽,不是我們技術有問題,而是他不屑跟學界人士打交道,令人排擠我們云云。當時我們年紀小,只管跟老師一塊兒「嘴藐藐」地把自己升上道德高地去。

上了預科,我有次出席一個校際頒獎禮,在隨後的一個茶會中,看見很多國際學校的學生,神態自若地跟評判和成年人談笑風生,而我就渾身不自在地瑟縮一角,吃什麼都像「背脊骨落」。

那次經歷令我決心不能像那位老師,一輩子都在逃避陌生環境,並為了掩飾這種畏懼感而刻意貶抑事情的價值。除非我住在孤島,否則總得要與陌生人溝通。

我選擇去克服這種心理障礙,方法就是不停地找機會與不熟悉的人溝通,不斷操練社交技巧;自幼習琴的我明白 practice makes perfect。

是否出席一個飯局或社交場合?這決定應該是出於選擇而不是出於畏懼,所以我開展了一個把恐懼扭轉為選擇的社交工程。

我不是來自有很多社交網絡的家庭、從小跟父母進出大場面,所以我只能為自己製造機會,與不認識的人溝通。近水樓台,我決定找身邊的校工來練習──打掃班房的雲姐、小食部碧姐、飯堂廚師、花王,最後是全校出名最惡的教員室玉姐,先後成為我的練習「伙伴」。我掌握了一個祕訣:說笑話和有技巧地說「廢話」。意外收穫是我和他們漸漸成為朋友,每天上學與親切的面孔打招呼,那感覺真好!

之後,我到美國首都華盛頓升讀大學。我一邊唸書,一邊在國會山莊做實習生。我可以自由進出由大學、國會、智庫等機構舉辦的研討會和國際會議,而會後總有免費的雞尾酒會。我強迫自己留下來,在這些難熬的場合去鍛煉社交技巧,學習如何在陌生的環境中處之泰然。

首要培養的是一個在任何時候都能正常消化的脾胃,讓它不會因為緊張而疼痛,還有克服「背脊骨落」的感覺。即或躲在一角低頭吃春卷、咖喱角、西芹甘筍,都要一口一口地好好咀嚼。

容我囉嗦地強調:practice makes perfect。出席過20次孤獨的社交場合後,我慢慢放鬆,學會抬起頭來,嘴裏咬着春卷靜心觀察周遭動態。我發現很多人都像我一樣,獨自默默站着觀察,遇上什麼他希望認識的人時,便主動上前介紹自己、握手、交換名片。他們通常這麼說:「嗨!我是 XX ,來自 XX 機構,你呢?」

我其實有點優勢,因為我算是稀有品種:白人群中的亞洲人;外交官、美國官員、議員和助理、學者、專業人士的大人世界裏年紀最輕的大學生,所以每次總會有一兩個人主動前來跟我打招呼,都是千篇一律的開場白、互相介紹自己、主動創造話題。我就在不斷重複的對答中學習握手、談吐、禮儀。

慢慢地,我的觀察力在增強。有一次研討會的主禮嘉賓是時任國務卿 Madeleine Albright。她發言後跟一位來賓談話,不遠處的角落裏站着一個人,他手拿茶杯、目不轉睛地盯着他們,一見他們說完,便一個箭步走上前跟 Albright 握手,我也拿著我的茶杯敏捷地走到他們身後,側耳「偸聽」,啊,原來都是同一番對白:「嗨!我是 XX ,來自 XX 機構。我很欣賞你剛才提出的 XX 觀點……」

經過了過百次的酒會聚餐飯局茶聚的洗禮後,我看到自己如何由起初的忸怩、被動,慢慢變得自然、幽默、駕輕就熟,甚至回復自己的爽朗本性。

歷時數年、啃掉不少咖喱角和西芹的過程,是一個平實和沉悶的操練。不用花任何金錢,只須要很多的耐性和悟性,蟻步地培養社交技巧,還能向自己交代:要是我不去某個場合,那只是出於選擇而非恐懼的決定。

時至今天,當我出席一個盡是陌生人的社交活動時,我還是會有點點不自在,但只要碰上一兩個說話投契的,我往往會是最後一個離開的賓客。

2013年11月28日

發音特訓:音樂劇 《震動心弦》綵排:
http://goo.gl/nLwvNh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goo.gl/xAIvgt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1467348_393268614138443_694183031_n

廣告

About L plus H

L plus H Fashion Limited is a 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 created for the community and with the community. The name "L plus H" embodies out belief that Love and Hope can make a positive impact in the lives of our employees and customers. By bringing back manufacturing to Hong Kong, we aim to create job opportunities and help displaced workers to stand on their own feet again. With our vision in building up a modern company driven by strong product development and industrial engineering, we incubate a new generation of fashion designers, knitwear artisans and entrepreneurs for Hong Kong. Quality is the essence of all L plus H knitwear. Our knitwear is 100% made in Hong Kong, from design, product development, knitting, linking, stitching, labelling to packaging. With quality at the core of our knitwear, we use only the finest materials combines with artisan craftsmanship for each garment. Along with our innovation towards business, L plus H continues Hong Kong's rich heritage of textile manufacturing, and takes pride in its efforts to re-vitalize and re-define the label "Made in Hong Kong". L Plus H 是一間堅持百分百香港製造的高級毛衣公司。 香港製衣業在八十年代由盛轉衰,隨著工廠北移,大批工人被迫放棄自己的熟手工藝,轉投其他行業。 2009年,L Plus H 於屯門開設廠房,讓一群曾經被社會遺忘的技術工人重回他們的專業領域,並引入現代化管理模式,為香港製衣業注入動力。現時,我們僱用了80名毛衣工匠及師傅。 由於L Plus H的客源來自世界各地,我們的產品質素必須達至世界級水準方能在與各國毛衣廠的競爭中脫穎而出。雖然每位工匠都已擁有二十多年的製造毛衣經驗,他們仍不斷地提升自己的技能,以迎合客人的要求。 在L Plus H工作,員工不單能發揮所長,更建立了一份自我價值觀及尊嚴,重新建立百份百香港製造的精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