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PLUS H 總經理 Veronica Ho

Una Magazine》專訪

能遵從一個理念而活,已經很了不起,若要將理念傳揚開去,更是難事。本地社企服裝品牌 L PLUS H 總經理何穎莊 (Veronica)幾年前離開了自己的comfort zone,加入現在這間公司,她說,為了ethical fashion,「想做多一點。」

未加入 L plus H 前,Veronica 任職航空公司,那時是 L plus H 的常客,因緣際會下得知公司當時聘請市場部經理,加上自己一直支持香港有自己的工業,便毅然轉行,「試一試自己能否為社會作多一點貢獻。」她笑言自己喜歡扮靚,又喜歡買衫襯衫,但當時為 ethical fashion 工作的意念還沒那麼強烈,「因為我完全不是來自這個界別,最初仍只是停留在顧客層面去想,後來才慢慢轉變。」由被動到主動,是一個覺醒的過程,她有幸遇上這樣一個契機。

環境污染、血汗工廠,我們都從不同渠道聽說過,但這與我們的時裝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 ethical fashion?或許大家都很模糊。Veronica 自言在看過講述 fast fashion 生產過程的紀錄片《The True Cost》後,才真正明白。「當然未看這部片之前其實都有大致概念,比如會注重物料是否環保、會否過度消費等,但就沒有一個整體概念,看過這部片後才清楚明白。我們需要的 ethical fashion 是在說由 human rights ── 即是說由誰替你生產 ── 以至生產的物料和過程、對地球的影響、消費者態度等各方面。」她認為,除了原材料來源,生產過程和消費者態度更是 ethical fashion 的重點,「其實這兩部分對我衝擊是最大的。我會想,作為 fashion retail brand,可不可以做些什麼呢?」

我們穿上美倫美奐的衣服,展現光采,但想多一步:為我們造這件衣服的人又過得如何呢?這正是 Veronica 關注的。Veronica 不止為紡織工人提供合理待遇,一般工廠淡季時會讓工人停薪休工,但她卻會主動與社會各界調配資源,甚至是公司墊資,啟動慈善送衣項目,讓工人有工作以保持收入,社會上有需要的人亦能受惠,整個項目不賺分毫,多半還要公司出錢,可說是純粹義舉。「坦白說,這項目所需的管理人手、時間都不少, 換作是一個純商業工廠絕對不會做,但因為我們的理念,所以要動多一點腦筋。」

將人看得如此重要,全因她公司以人為本,除了毛料編織外,其他近七成的工序都是靠人手完成,手藝媲美意大利織匠,工廠更會替一些歐美大品牌生產,這有賴一班 60 年代起便從事針織業、支撐起「香港製造」標籤的員工。而毛料亦盡量選擇天然,其中皇牌產品毛料來自一個澳洲小型牧場,他們的綿羊食草時只食嫩草部分,不會連根拔起,因此草能持續生長,對土地造成的破壞減到最小,而且對方堅持少量生產,以保持高質量,Veronica 開玩笑說他們「嫌錢腥」,但 L PLUS H 不也是如此嗎?她笑言:「所以我們才能合作吧!」

社企經營比純商業機構更難,而 ethical fashion 講求「平衡各持份者利益」,就更加困難,洽巧,「平衡各持份者利益」和「不追求利益最大化」卻正是 L PLUS H 的理念。看似違反一切商業定律,意義何在?對此,Veronica 提出了自己的見解:「亞洲地區可能比較遲才有這個概念,比如在歐美地方,當大家對消費主義的認知越來越高時,知道不鼓勵過度消費不等於會減少商業價值,我自己看其實反而會提升整體價值,因為整個商業價值不再集中於單一機構、單一品牌,而是整個社會都能分享到商業價值的成果。」這或許是我見過對 ethical fashion 最精彩的總結,在這行打拼的人,最高的追求,不過如此。

「試一試自己能否為社會作多一點貢獻」──三年前, Veronica 憑著這個想法毅然投入時裝界;今天的她,儼然是一個自豪的答案。

2016 年 9 月 30 日

更多有關 L plus H 資訊:
http://www.lplushshop.com/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161005_fb_post_media_coverage_una-magazine_interview

 

L plus H Fashion 環保衣服新角度

《經濟一週》專訪

愈來愈多人追求健康的生活模式,喜歡選擇有機或環保產品,減少對大自然帶來傷害。香港浸會大學旗下香港有機資源中心於 3 月 26 日舉行「全城有機日」,推廣有機及環保的生活模式,涵蓋「衣、食、住、行」四大範疇,包括環保時裝,除舊衣新穿外,還教導市民選擇以環保概念生產的品牌。

「日常生活四大元素— 衣、食、住、行都可以添加有機及環保意識,今年『全城有機日』其中的『有機智叻家」環節,教導市民養成低碳的生活習慣和選購有機產品。」香港浸會大學香港有機資源中心總監黃煥忠說。

今年「全城有機日」其中一個項目是「DIY『有機與我』環保時裝睇」設計大賽,邀請專上學院學主參加,以重用物料製作環保時裝。

使用天然纖維

該比賽由 L plus H Fashion Limited 贊助,其執行董事及科技總監吳秉堅說:「所謂環保時裝,除物料外,可以在生產過程及銷售方式加入環保元素,以減低對地球的傷害為目標。」

成立於 2009 年的 L plus H Fashion,定位為社會利益企業,將絕大部分利潤投資在企業發展之上,除自負盈虧,最終希望能夠支持旗下兩間慈善機構的營運。

L plus H Fashion 主攻針織衣物,包辦原材料採購、設計、生產及包裝,九成產品均與大品牌合作的 ODM (Original Development Manufacturing,原創開發製造,意指以自家手藝配合品牌設計作生產)。

另外亦成立自家品牌,並於 2010 年開設零售點,平均每年推出 120 至 150 款設計。

吳秉堅表示,衣物原材料主要分為天然及人造纖維,當然以前者較為環保,因為可自然降解,不過,天然纖維包括植物(例如棉、麻)及動物(例如羊毛),若是動物纖維,也會造成碳排放問題。

L plus H Fashion 盡量使用天然纖維,包括獨家代理澳洲的 Jemala 羊毛,這種羊毛來自綿羊,牠們只吃草的嫩葉,不會像山羊般將草連根拔起,對自然傷害相對較低;而其粗幼度只及頭髮的七分之一,觸感極之柔軟。

減少過度消費

L plus H Fashion 於屯門設有逾 18,000 平方呎的廠房,三分之一工序由機器製作;餘下三分之二由人手完成。

L plus H Fashion 總經理何穎莊說:「去年夏天,我們與大學合作進行研究,收集工廠的數據,然後分析用電情況,從而作出針對性措施。」

研究發現,工廠一半用電來自冷氣,為節省能源,相關的改善措施包括定期清洗冷氣機,確保運作正常;日間保持恒溫,避免不時調節溫度增加用電量。

此外,何穎莊指,必須向員工傳遞企業奉行的環保文化,例如室溫25度以上才開冷氣,無用的燈光要關掉等。

至於零售層面,L plus H Fashion 推廣「多付少買」原則,令顧客明白付出較高價錢購買具質素的產品,可以避免購買大量品質不佳的衣服,減少過度消費。

L plus H Fashion 零售產品價格由 700 多至 2,000 多元;Cashmere 毛衣約 1,000 多元,其實較市面動輒數千元便宜不少。

「我們的顧客包括高級行政人員、知名人士,他們不在乎品牌,而是追求高品質。」

L plus H Fashion 同時額外提供免費補修服務,解決勾線及破洞問題,毋須棄置再買新的,減少浪費。

自 2009 年成立以來,L plus H Fashion 基本上可達到自負盈虧,但利潤暫未能夠支持旗下兩間慈善機構的營運。

近年「再工業化」成為熱門話題,L plus H Fashion 在港開設廠房,聘請本地員工,同時吸引更多年輕設計師入行,善用本地資源,也是另一層次的環保。

《經濟一週》雜誌 第 1791 期
2016 年 2 月 27 日

更多有關 L plus H 資訊:
http://www.lplushshop.com/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160303_Blog_Post_Media_Coverage_Economic_Digest_#1791_Interview

尋找自己的聲音 楊紫燁細說香港青少年內心的矛盾與勇氣

國泰航空機上雜誌 Discovery│港人●港事

在香港,我最喜愛的地方就是新界的鹿頸。那裡有古老的客家村屋、紅樹林和候鳥。從海灣望向對岸,就是位於邊境的沙頭角。由於受到深圳發展的影響,這裡的村落亦日見繁榮,遙遙可見深圳的住宅大廈及建築起重機在遠處矗立。可是鹿頸依然平靜如昔,尤其是平日的時候。

這就是香港,不斷的改頭換面,不斷的把你拉回來。我在美國生活超過 20 年,但香港一直以來都是我的家。所以去年我決定與 L Plus H Creations Foundation 合作,拍攝一群條件較差的孩子如何製作音樂劇的過程,後來就成為紀錄片《爭氣》。

拍攝期間,我認識了好幾個令人喜愛的年輕人,包括同是16歲的阿博和子諾,還有 17 歲的小芬。阿博性格反叛;子諾因為於前一年失明,令他總覺得自己無法在音樂劇中勝任獨唱的部分;而小芬雖然是視障人士,卻熱愛舞蹈。在節目主辦單位及演藝導師的循循善誘下,這群孩子終於成功克服個人的困難,在紀錄片的結尾可以見到他們動人的表演。 (我不會劇透,請在本月的航機上收看吧!)

這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但這次演出仍然為這群年輕人帶來良好的影響。阿博成為本地志願機構的戒毒輔導員,子諾最近以棟篤笑表演贏得創意表演大獎,現於電台展開事業。至於小芬,她去年夏季與其他劇組演員到美國遊學,她表示父母看過這部紀錄片後,對她的能力顯著改觀。

音樂老師要阿博用五個詞語形容自己,他選了「精力充沛」、「懶惰」、「自以為是」、「愛自由」和「自我中心」。我多補充了幾個形容詞,就是「有創意」、「思維敏捷」、「懂事」(多得社交媒體推波助瀾,他們愈知得多就愈想知更多)、「清新」、「充滿理想」。

除了這些形容詞之外,我還選擇了「勇敢」一詞。這群孩子有時不太懂如何面對難題,但他們從不退縮,而是勇敢地去思考,坐言起行。

阿博形容自己時,用詞自相矛盾而又令人意想不到,但最重要的是非常坦誠,這種坦誠,足以代表目前香港一代年輕人給人的印象 。

2016 年 1 月

下載《Discovery》國泰航空雜誌數碼版 iPad 應用程式
https://itunes.apple.com/au/app/cx-discovery/id545892116?mt=8

How we found a voice
RUBY YANG reflects on the contradictions and courage of Hong Kong teens

Cathay Pacific’s Inflight Magazine Discovery│Hong Kongish

MY FAVOURITE PLACE in Hong Kong is Luk Keng in the New Territories. Here you’ll find old Hakka village houses, mangroves and migratory birds. Across the bay, you look over at border village Sha Tau Kok, which is really a booming extension of Shenzhen with its residential towers and cranes in the distance. Yet there’s still peace and quiet in Luk Keng, especially during the week. It’s my refuge.

That’s Hong Kong: always reinventing itself, always drawing you back. I’ve spent more than two decades in the US, but Hong Kong will always be my home city.

It’s why last year, along with the L plus H Creations Foundation, I decided to make the documentary My Voice, My Life, which follows a group of kids from disadvantaged schools in the city making a musical.

Some of the most endearing youngsters I met while filming included a rebellious 16-year-oldcalled Ah Bok; 16-year-old Tsz Nok, a teenager who only lost his sight a year before and had trouble overcoming his lack of confidence for the show’s big solo; and 17-year-oldSio Fan, a visually impaired student who loves to dance. Thanks to the guidance of programme organisers and performing arts teachers, the kids overcame their personal challenges to deliver a stirring performance in the film’s moving finale.
(I won’t ruin it and tell you what happens – see it for yourself onboard this month.)

This was two years ago, but the benefits continue to be seen in these teenagers’lives. Ah Bok is a peer counsellor for substance abuse at a local NGO. Tsz Nok recently won a creative performance award for a standup comedy routine and is now pursuing a career in radio. Meanwhile Sio Fan, who went on an educational trip to the US with fellow cast members last summer, says that her parents’ perception of her abilities changed significantly after seeing the film.

A music teacher asked Ah Bok to describe himself in five adjectives. He said: ‘Energetic, lazy, opinionated, freedom- loving and self-centred.’ I’d add a few more to that list. Inventive. Quick-thinking. Informed – they know more and demand more (thank social media for that). Fresh. Idealistic.

But above all, I’d choose the word ‘courageous’. These kids don’t always choose their battles wisely. But they never shy away. They have the courage to think–and act.

Ah Bok’s words – contradictory, surprising and above all honest – could stand for the whole current generation of Hong Kong kids coming back to the city.

January 2016

Download Discovery – Cathay Pacific’s Inflight Magazine iPad app
https://itunes.apple.com/au/app/cx-discovery/id545892116?mt=8

160114_FB_Post_MVML_Media_Coverage_CX_Discovery_Inflight_Magazine_Jan

TVB 兒童節目《Think Big 天地》之《全球教育》參觀 L plus H 毛衫廠

TVB 兒童節目──《Think Big 天地》之《全球教育》,早前帶了深井天主教小學的同學來到 L plus H ,讓他們置身香港碩果僅存的毛衫廠,認識工廠運作,及了解毛衫的織造過程。

我們的設計師和工場主管更擔任比賽評判,考驗同學們對毛衫的認識。你們知道製衣過程中有一工序叫「拆紗」嗎?了解過何為「拆紗」後,兩組同學便開始比賽鬥快拆紗。

製衣的最後一步是摺衣及包裝,但同學們自覺摺得快而整齊,我們工場主管嚴謹「驗貨」,要達到標準才可讓同學們過關。

希望同學們經過一連串的考驗,對毛衫織成過程加深認識!

更多有關 L plus H 資訊:
http://www.lplush.com/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TVB post Visual

【香港經濟日報專訪】社企CEO 傳授哈佛管理學

直揭錯誤心態 重燃中層經理那團火

何靜瑩(Ada Ho),多重身份,一頂帽是社企 L plus H (Love+Hope)創辦人,社企毛衣廠的「廠牧」兼「駐廠社工」,另一頂帽是音樂劇《震動心弦》、電影紀錄片《爭氣》幕後推手,第三頂帽是大企業及教育界管理培訓導師。尤以最後一個身份最惹火,教到哪,就辣㷫那裏的人。

她師從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 Dr. Ronald Heifetz,將他聞名的 24 堂課,濃縮成 4 小時管理版,令 95% 人讚不絕口,點起中層久違了的那團火,5% 鬧爆,「因為被踩中他們想方設法找藉口要逃避的問題」。

何靜瑩不違言自己「惹火」,曾有保守商業機構在她客串培訓員幾堂後,召開內部會議,討論應否讓她繼續教下去。最終選擇為:寧願 5% 人繼續鬧,評分低,也要讓 95% 員工尋回心中久違了的那團火,在職場上重新拼搏。

何靜瑩的反應是:「嘩!想不到這家商業機構平時做事這麼保守,決定如此前衞。講真,要調低課堂溫度是無可能的,因為這課程設計就是要 raise the heat(升溫),將員工錯誤價值觀及信念,由地氈底下揚出來,免它永遠拖住員工後腿。」

有兩種中層 都是鴕鳥

她說:「中層是企業的基石,如果他們無火,或被扭曲的價值觀成為絆腳石,老闆有幾多願景都無用。7 成老闆都話希望上上下下有熱誠,但熱誠不是教出來的,一定是有問題讓他們心灰意冷。」

10 年前學了 Dr. Heifetz 那一套,行之 10 年,今日練成犀利培訓師的何靜瑩指出,通常有兩批中層:

第 1 種:常歎無人支持自己。歎上層只會定業務目標,歎下屬不受教,不肯拼搏。「他們用盡 Buddy Buddy 方法,摸晒酒杯底都無用,下面有 1 至 2 個『老油條』已纏死你,自己無工具去處理,便怨老闆,希望老闆出手。」何靜瑩狠批:「他們居然不知自己有責任!你是把關人,凡事靠老闆出手,即是削弱你權威。但人性就是這樣:派糖就鍾意,要管治同事就避,寫 appraisal(績評)永遠寫得比真實好少少,但背後就鬧到你七彩!」

第 2 種:一曲走天涯,開心就好,下屬不受教是下屬的事。或者深信我對人好,他們終有一日會感動,對責任不上心,看不到危機。

何靜瑩直指:「價值觀影響行為與習慣,前者不改,表現不會變。」

個案一:29 歲女生 連調 6 部門

有好多公司都愛做門面工夫:滿口讚美,調走有問題員工。何靜瑩拆解:「費事多解釋,向老細坦承自己搞唔掂,好肉酸囉,只要另一部門有人肯領養便省事。」

有個案例:有個 29 歲女生,每年半就調職一次,連調 6 個部門,每個部門主管都滿口讚美。她也自信有真本事,可以游走全公司。誰知最後有中層經理發現真相剛好相反,於是決定行使領導力,戳破她的問題:「點解你 29 歲,硬技巧同 22 歲新人無分別?只是更識玩制度,走精面?」一個本以為自己表現佳,故可以游走全公司幫手的驕傲女生,不忿被指表現低等。

上司為了公司利益,花了 3 小時重寫評語,但這番承擔,卻惹得人力資源部都認為「係咪你問題?」因為他將真正問題由地氈底揚起,即是說之前 6 個部門的上級都是錯,當時搞到好大件事。何靜瑩說:「這個員工前程已被毀,因為無人對她講真話。很多大企都是寧保人不炒人,調走算數。」

個案二:年少狂傲 第一個被裁

在她的社企毛衣廠,每炒一個人,全班股東內心爭戰,有如做品格培養,但如果一個人屢勸不改,無論你已試盡各種方法,甚至「三啖砂糖一啖屎」都失敗,那你惟有炒他,才能迫他面對他自己。「有丁點才華者,尤其如此,他們會以才華作為擋箭牌,要全世界遷就,將缺點遮蓋。」

她自爆年輕時也犯過同樣錯誤,被炒時獲大老闆接見,說生意不好,何靜瑩聽到後求索遣散費,結果頂頭上司跟她說:「你面對現實啦,其實係你表現有問題!」她說自尊心受創,幾年後才沉澱完成,明白到是自己年少狂傲,着數拿到盡,講長途電話唔使本,項目拼搏期耍賴要飛海外送殯而離開玩 4 天。她事後想通了,自認好大得着!

她又指:「一個人咩都有自己一套『理由』,上司講極都不服,那日後必定升誰都不升你,加人工給誰都不加給你。你的自以為價值觀便成為個人成長絆腳石。」

個案三:90 後課堂違規玩手機

試過去某公司做培訓,諸事不順,首先員工遲到 15 分鐘,經理講了 5 分鐘開場白,在場 30 多人還是各自玩 Selfie,傳爆谷,何靜瑩直覺員工欠紀律。盡管她開場就講明課室規矩:不准用手機,不准匿埋在後排。但還是有 90 後不斷打短訊,初時被勸喻收回手袋中,但想想下卻不忿氣,一而再,再而三地舉手。何靜瑩坦言 4 小時課程很趕迫,本不想浪費時間,第一次,提出待 Q&A 或小息時解答,第二次問她提問是否跟業務有關,對方開始發惡:「我只不過靜靜地傳信息,沒有騷擾到你,有咩問題呀?」第三次,現場氣氛已被干擾,她坦言好擾民,立馬掟走手上的鐳射筆,拿 90 後做實時教案,請大家評理,「現場馬上升溫,當然有人想息事寧人,但我不允兩邊都幫,即場示範危機管理,直揭對方做錯。」90 後拂袖而去,事後公司新增許多餐桌禮儀等新培訓項目,90 後亦開始受教。有員工說,直接處理衝突時,壓力大到令人作嘔。何靜瑩坦承主持人一樣受壓,但是壓力後能修成正果,就辛苦得有價值。

2015 年 8 月 12 日
經濟日報

更多有關 L plus H 資訊:
http://www.lplush.com/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HKET20150812TA01AP

走出中環

《ELLE》雜誌專訪

縱觀何靜瑩(Ada Ho)的事業軌迹,從中環白領搖身一變成為屯門工廠妹,回想過去這十年,她一直在跳出自己的 comfort-zone,走出中環,找到廣闊天地。

很難用三言兩語定義 Ada 的職業,她在 2009  年開辦了社會企業 L plus H(Love+Hope),在屯門開設現代化毛衣廠,找來一群已經退休多年的紡織工人,重塑「香港製造」的品牌;同時她又在排練音樂劇、戲劇、 拍紀錄片,通過專業、嚴謹的藝術訓練,幫助來自基層或欠缺機會的青少年尋找自我。

中環過來人

現在,Ada 每天辦公的地址都不一樣,毛衣廠在屯門,店舖在中環,還不時要去各個學校做演講,搞音樂劇綵排,她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在路上完成的。這位時刻「work on the road」的人,小時候第一次對中環的印象源於「我記得小時候,家裡有個親戚中學畢業後,去中環洋行做秘書,薪水高,着衫靚,大家都覺得她很『巴閉』的。」大學畢業,Ada 進了銀行做衍生產品交易方面的工作,那時候在中環返工感覺還是頗為矜貴,「記得和我同一年入銀行做 management trainee 的同事,過兩年搬去尖沙嘴,心理上已經有點不舒服,雖然只是差兩個站的地鐵,但是心理上感覺差好遠。」

上班之前,Ada 還會緊張地搭配西裝,覺得穿套裝又精神又好看。但是在中環上了兩年班,她便開始覺得這裡「好悶」。出於想看看更廣闊的世界,Ada 轉行去做了管理諮詢 ── 諮詢是 project- based 的工作,她大部分時間也不在香港,沒有在哪裡返工的意識。「2000 年以後,更多的是 work from home,放工之後都查郵件處理工作,根本打破了寫字樓的界限。後來 iPhone 出來以後,更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工作。」同時管理諮詢也沒有朝 9 晚 6 下班的概念,一周工作 80 個小時更是家常便飯,那幾年,Ada 從一個地方飛另一個地方,不是在機場,就是在客戶那裡。「一級一級升上去,十年後能達到一個怎樣的狀態,都是可以預計的,但是我想我們這一代人,大的趨勢是開始追求價值觀,可能到後來,並不是人工 高就可以,而是看你做的事情有沒有意義。」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同,有人追求環保,有人追求藝術,而 Ada 說,她追求能夠幫助社會,創造社會價值的工作。於是在天南地北轉了一圈之後,她回到校園,報讀了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公共政策碩士課程。

白領變工廠妹

回到香港後,Ada 轉去了企業做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不久後發生 2008 年四川大地震,她到災區籌辦音樂治療和社區重建,在長達 9 個月的時間裡,每天出入於生活條件差劣的災民安置點,那段時間,她學會真正放下身段,融入老百姓當中去。「這個經歷讓我更加不那麼中環」,她笑說,「又要着得靚,又怕逼,又要乾淨,又怕嘈雜,這些在災區都是不可能的嘛。」有了這段經歷,次年 Ada 開始籌辦 L  Plus H 毛衣廠,請來一批在 80 年代因製造業式微而失去工作的工人及技師,復興「香港製造」的品牌概 念。建廠初期,她每天坐一個小時巴士上班,一周工作六天,只放勞工假期,真正由「中環白領麗人」變成「屯門工廠妹」。除了一開始有點不適應,這份工廠工作她越做越得心應手,五年間,L Plus H 的員工人數由 30 名增至 80 名,她還經常在中環的毛衣店內舉辦各種座談會,話題涵蓋婚姻、家庭、教育、管 理,甚至還有 hip-hop 文化等等,推廣正面的價值觀。毛衣廠的運作上了軌道,Ada 在做僱主招人的時候,經常遇到一些很迷茫、找不到方向的年輕人,為他們的處境感到肉緊。「有應聘者一見面就問,『屯門這麼遠,你有最低工資給到我嗎?』,用人工、地域來考量一份工作,而不是想想這份工作能不能學到今後可以真正安身立命的東西。」

於是她在 2013 年開始召集青少年做音樂劇,旨在透過藝術來培育弱勢兒童的技能及性格,她還請來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得主 Ruby Yang 執導,拍攝了一齣紀錄片《爭氣》,講述這群青少年在幕後的轉變,這齣紀錄片去年 10 月在戲院上映,反應不俗。

問 Ada,這麼多不同種類的事情,看起來風牛馬不及,她說,其實她做的都是一類事情:「To inspire,我想啟發其他人的生命,創造更多的社會影響力。不是讀這科,不是做這行的,那有甚麼關係? 那些都是自己給自己設定的界限。」

「每個人的視野都有盲點,你走遠一 點,就能看多一點。京城裡面做皇帝,發配邊疆做將軍,無論在哪裡,重要的是有機會發揮自己的能力,建立權威和開拓視野。」她說,「畢竟沒有甚麼事情,是一定要在中環先得的,對嗎?」

《ELLE 》雜誌 第 330 期
2015 年 4 月

更多有關 L plus H 資訊:
http://www.lplush.com/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elle2

全校看勵志片 學生蛻變懂自省 感恩後母備早餐 向父致歉

明報專訊

紀錄片《爭氣》記述學生在籌備音樂劇過程中的生命蛻變,在教育界引起不少迴響。有中學資助全校學生觀賞,其中由內地來港 7 年的學生梓軒,遭母親拋棄、與不熟悉的父親屢屢舌戰,但看過《爭氣》後反省親子關係,學會向父親說「對不起」,亦學會欣賞每朝凌晨 5 時多起牀準備早餐的後母,決定「每天怎樣都吃完整份早餐才走,來報答她」。

閩僑中學早前獲「學校起動計劃」及非牟利機構「L plus H Creations」資助,邀請全校超過 600 名師生觀賞紀錄片《爭氣》,戲中講述 80 名來自特殊學校或第三組別(Band 3)學校學生一同籌備音樂劇的過程,並展示他們的改變。學校其後設立一天「爭氣日」,讓學生分享觀看後的感受及改變,其後校長更邀請了《爭氣》導演楊紫燁與學生分享及交流。

邀導演分享交流

其中一名就讀中五的學生馮梓軒在楊導演面前真情流露,哭着分享自己的故事。梓軒 7 年前與媽媽由內地來港與親父團聚,但媽媽不久卻留下一封信,自此銷聲匿迹。之後父親再娶,梓軒憶述,「自己常晚上攬着枕頭哭,是不是自己趕走了媽媽?」梓軒的父親亦經常發脾氣及以暴力發泄情緒,父子常對罵,梓軒坦言︰「我好討厭我爸爸。」

一直以為父母付出是應分

不過,梓軒看了《爭氣》後被其中一個角色感動,劇中一名叫「肥然」的男孩,與家人關係惡劣,經常跟父親針鋒相對,但他在劇中慢慢改變,最後更向父親說「對不起」。梓軒指當刻令他反省自己原來一直覺得父母的付出是應該的,例如後母每朝 5 時多準備早餐給他吃,他一直不懂欣賞,但現在即使會遲到,亦會把早餐吃光來報答她。

梓軒亦指出,曾有一次他沒錢乘車,在家裏桌上拿了 20 元,其後父親責怪他擅取,梓軒當時力陳自己的理據,之後盛怒下走到公園,冷靜下來知道是自己不對,其後想起「肥然」,令他有勇氣回去跟父親說「對不起」。

導演楊紫燁聽罷亦鼓勵梓軒,她指梓軒已是成長了的小朋友,最重要是做好自己,由家庭開始,之後再在學校,繼而可以在社會成為一個有貢獻的人。

校長:學生用功前所未有

閩僑中學校長黎柱權表示,學校大部分學生出身基層,自覺自己有很多事情做不到,故希望藉《爭氣》讓他們的生命受到激勵,原本只期望他們可以努力向上,發憤讀書,但想不到不少學生有很深的反省,亦改善與家人的關係。他亦指留意到學生在剛過去的考試更加用功,不少學生在考試期間留校溫習,之前未曾試過。

2015 年 3 月 9 日

《爭氣》將於 3 月 30 日 下午 5:15 於 UA 太古城中心放映。
馬上按入以下香港國際電影節連結購票:
http://goo.gl/Af4KH2

更多有關《爭氣》消息:
https://www.facebook.com/mvmlmovie
http://www.myvoicemylifemovie.com/

MVML Ming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