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望職業女性完美無瑕

何靜瑩 | 經濟日報《瑩運之道》

我一直在男性主導的銀行界及工商界工作,從來不是(也不願成為)女權主義者,反認為只須靠真材實料,定能掌握 survive and thrive (生存與練達)之道,何須把男女平等掛嘴邊?

前年讀過臉書營運總監  Sheryl Sandberg  著作  Lean In  後,才驀然醒覺在職場裏默默忍受着對少數女性管理者的  stereotype  (成見、定型),或變得麻木接受偏見,或以為自己做得未夠好。

最喜歡的是書中提到兩位商學院教授,測試人們對成功男女的觀感。他們找來一篇成功女企業家  Heidi  的真實案例,委派班中一半學生閱讀,另一半學生雖研讀同一故事,但主角名字被改為男性的 Howard。最後訪問兩批學生對  Heidi  或  Howard  的印象,大家都讚賞「兩人」的成就,但認為  Howard  是個具吸引力的領袖,而  Heidi  則是個自私的鬼見愁。

同一案例描述同一人的故事,唯一不同是性別,卻竟產生截然不同的反應 —— 成功男士獲得歡迎,而女性的成就縱被認可,卻不討好。這實驗確認過去幾十年社會科學的其他研究成果:我們將男性定型為供應者,決斷和發奮進取,但女性則被定型為照料者,合羣和敏感細心。 Howard 的英明符合我們對男性的定型與期望,而 Heidi 的強勢和對事業的專注,卻恰恰違反既定特質。故此, Howard  和  Heidi  雖是同一人,我們卻喜歡他,不喜歡她。

卓越人物如  Sheryl Sandberg  在男女較平等的美國社會、哈佛大學及科網公司,都因女性為少數羣組而承受那麼多隱性偏見,那我這生存在亞洲的小薯,豈不受着過之而無不及的成見影響?

我現在才覺悟人們對職業女性的期望,是不可能的完美:在職場上女性要硬淨、果斷,但又要溫柔體貼,既理性又感性;決斷得來又能知情識趣;要執行企業紀律,卻不予人壓迫感;對外和對上級呈現自信,但有時要懂得扮蠢和忍氣吞聲。

不能「兼顧」以上各種完美無瑕的要求,你便是潑辣、霸氣、戰鬥格,缺乏愛心、同理心、親和力的滅絕師太,不受人愛戴⋯⋯

我現在開始提高了意識,少了一份自我猶豫與懊惱,有時懂得反駁、矯正對方觀念。一連四篇的  Bound to Shine  系列,寫給男女管理人,提高大家對  stereotype  的意識,釋放女同事的潛能,有助團隊整體發展。

(Bound to Shine系列四之一)

2016年7月18日

做醜人的氣節:
http://bit.ly/1sn9HuN

我的惡形惡相:
http://bit.ly/25FWaOf

社企CEO再創業,用熱誠變出營運模式
(經濟日報人物專訪A18):
http://bit.ly/29ctvbA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bit.ly/1L3n4IG

www.paxxioneer.com

*************************
何靜瑩新書 《自我演逆》 於香港各大書局有售:
天地、三聯、商務、中華書店、L plus H 中環門市

網上訂購:
https://www.hkbookcity.com/showbook2.php?serial_no=1013143
http://www.suplogistics.com.hk/bookinfo.aspx?bookid=63204

*************************
《自我演逆》是一本不斷創作中的「生命劇本」,也可說是作者當下人生階段的「節錄」。書中信息和頓悟都是從生活中的小故事與小人物之真實個案提煉出來的,一字一句皆用手用腳用心一步步而來。

書中有不少揭露作者自身軟弱、掙扎和黑暗面的篇幅,這不是為了以退為進或博同情,乃是要呈現一個人必先要對自己有所批判和鞭策,才能演「逆」其人生。

*************************
作者簡介:
何靜瑩(Ada Ho) 現為初創互聯網公司 Paxxioneer 創辦人及行政總裁,並為多間跨國企業、公營機構、非牟利機構及學校提供領袖培訓課程,兼任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

自2009 年L plus H Fashion 創辦至今,擔任執行董事。L plus H Fashion 是一間社會企業,於香港屯門成立高級毛衣工廠,除為低學歷中年人士創造就業及重塑尊嚴外,同時培育新一代的設計師、技術師及管理人員,重新打造「香港製造」的品牌。

2013 年共同創辦非牟利機構L plus H Creations Foundation,透過嚴謹和專業的藝術演出和訓練,推動品格教育,幫助來自基層或欠缺機會的青少年培養自信、團隊精神、正面價值觀。監製作品包括音樂劇《震動心弦》和《逆風》,還有紀錄片《爭氣》。

何靜瑩畢業於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並於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取得公共政策碩士。曾於多間跨國企業從事戰略策劃、管理顧問和外幣衍生工具交易的行業。

她於2008 年四川地震發生後兩週即創辦「香港特種樂隊」,利用音樂治療和社區參與的另類方式,為災區提供獨特的災後重建工作, 獲美國Women’s International Film and Television Showcase 頒贈「人道主義獎」。

先後出版過三本書:《敢動人生》、《走出曠野》及《哈佛十六位學人的中國夢》,每週為《經濟日報》撰寫專欄「瑩運之道」。

Ada Ho 何靜瑩's photo.
廣告

叫你去死,你也跟去?

何靜瑩│信報專欄《故事人生》

小時候做錯了事,我們總愛這樣辯解:「我只是跟大隊…… 他們是老大,着我怎麼做,我便怎麼做。」

老師或父母必有氣沒氣地訓斥:「難道人家叫你去死,你也跟着去死?」

究竟甚麼時候應當順從(conform) 大夥兒和朋輩,以融入他們的圈子,甚麼時候則應按自己的判斷拒絕,寧願被罵「自我」或被排斥?這是每個人從小就要面對的兩難問題,也是心理學裏一個熱門的研究題目。

記憶中我對 conformity 的最早認知,來自年長八歲的大姐姐 ── 附和她、學習她的一舉一動,可以博取她的認同和歡心,隨時會獲得賞賜如零食、跟她出外玩。不過,爸媽常責備她沒做好榜樣,令弟妹有樣學樣,她委屈地說:「我可沒要求他們跟着我啊。」

然後,她會私底下對我們發怨言:「人做你又做。」還有,「跟人尾,食人屁!」

入讀小學後,我很快發現順從朋輩是生存之道。班中女同學就只得九個,雖然我很討厭她們的八卦嘴臉,和幼稚的遊戲,譬如每天小息時,大夥兒都躲在女廁裏玩「狐狸小姐幾多點」,但我感到有一股無形壓力逼我跟她們一起玩。

在地板半濕和異味陣陣的女廁玩耍,我委實接受不了。唯怕被批評為不合羣,我只好站在較通風的門口做啦啦隊,搞點氣氛,裝作投入。同校就讀的弟弟知道我的苦處,時不時特地過來「探監」,送我一包「煙仔餅」,同情地慰問一句:「你好好照顧自己吧…… 我要去玩跳飛機了。」

中學轉到了一所女校,又要適應新同學(特別是小學直升上來的羣組)的小圈子文化,以尋求認同。行為上的 conformity 包括相約上廁所;也有價值觀的 conformity,例如大家聊天時,我總是心不在焉,她們批評:「你聽了我們每個人傾訴心事,自己卻置之度外,這是不公平和自私。」

我的鬱結終被一位英國來的英文老師逐步解開。他經常指出我們沒有獨立和批判的思想,做事不加思索,人云亦云。有一次他出了一道作文題《是否所有老人家都值得備受尊重》。一般的作文題都很淺顯,只須賣弄一點文采,引用一兩句聖言古訓,就能輕易過關。這次我也隨便寫了一些連自己也嫌棄的陳腔濫調:「『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老年人為香港貢獻一生,我們當然要尊敬他們」云云,東拉西扯至規定的三百字篇幅便交卷。文章批改回來,老師的二百字評語嚇了我一跳。他說,他的大廈老看更每次看見他這個老外,便會用粗言穢語來詛咒他,充滿了種族歧視,連他的香港女朋友也被侮辱為妓女、漢奸。他問,這樣的老人還值得尊重嗎?

他在課堂裏,從不間斷地要求我們做人要有原則,用理性明辨是非,由腦袋指揮行動。他說了一件往事:十一歲時,他班中有同學不見了錢,班主任說如果下課後還找不出偷竊者,大家都要留堂。他當場抗議,說自己清白無辜,沒有理由被罰。最後,同學在自己書包裏找回了錢,但他卻被罰留堂,還要見家長,只因他挑戰老師的決定。

我覺得他太酷了,但總認為,西方社會才較接受有原則和獨立思維的人,我還是盡量跟隨大多數好。想不到,類似情景出現在我入讀大學的第一個學期。宿舍總監召集全層樓學生,說有人不見了錢,並提出如果三天之內沒有人自首,所有人便要夾錢賠償當事人。我不滿於這樣的處理方案但又不敢反駁;我想,那時只要有人率先抗議,我自會扮演最拿手角色,即在旁發出低頻率的支持聲音。

奇怪,平常意見多多的美國人,竟默不作聲。總監見沒有異議,準備散會。我顫抖着舉起手來,說:「我沒有做錯事,為何要被罰錢?你們沒有認真查辦,便如此草草了事,只會鼓勵更多人偷竊,也降低大家看管財物的警覺性,因為不見了東西,自會有全層樓的人來負責賠償。要麼就報警,我無論如何不會奉獻一分一毫!」

說畢,其他人表示支持,總監最後也收回成命。我體驗了生平第一次帶着原則和勇氣拒絕跟隨大隊,尋回自己的真實感。

朋輩認同、社會規範、權力利益等帶來的 conformity 壓力,程度可大可小,在非常時期承受它更是保命之道。然而,面對大隊,應否跟、如何跟,都是一個選擇、一個判斷、一個掙扎,與聰明才智無關。如果盲目跟錯了人、押錯了注,唯有關起房門號哭一場、失眠數晚,好好面壁思過:為何不講原則、缺乏判斷力?反省自己的 followership 問題,還須審視個人修為、內涵和質素,不應推卸到帶頭人的 leadership。

深思熟慮之後,選擇走自己的路也罷,順從大隊也罷,最起碼,那是自己理性獨立且有尊嚴的決定。就算跟大隊去死,也不至於死得不明不白。

2015 年 6 月 25 日

〈敢動‧演逆〉
https://goo.gl/EAJMj8

〈我不抄捷徑〉
https://goo.gl/uVY5OS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goo.gl/xi8mFU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150625_Ada_HKEJ_叫你去死,你也跟去?

「寄人籬下」翱翔萬里

何靜瑩│信報專欄《故事人生》

放暑假去旅行是大部分學生的最大渴求。從小我就抗拒參加沒有個性的大型旅行團,但單獨一個女子旅行嘛,又怕不安全,也不願給父母增加額外經濟負擔。苦思良久,我終於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寄人籬下」!只要搭上住在海外的親朋戚友,我便可以「黐吃黐住黐玩」,在安全係數最高和消費指數最低(統稱「最有效益縮數」)的情況下翱翔萬里!

我讀大學的第一個暑假,牛刀小試,就近「探望」住在廣東的舅父一家。暑假前一個月,我從美國打電話給媽媽:「暑期工開始之前,我想先到舅父那裏玩一週。你可以幫我跟他說嗎?」

媽媽聽不明白,「為何要去這麼久?我們一家人去吧。」

「我最近有點感悟,覺得從小到大都是跟你們這些大人返大陸探親,所有事宜都是你們打點,所有應酬也是你們一手包辦。我想學習獨立,鍛煉社交禮儀,並親身體驗當地人的生活。所以,我要獨個兒去。」

「我怕你住不慣他們家,不如住進附近的賓館,舒適一點,也不用打擾舅父。」

「應當住進當地人的家裏,作為考察也好,生活體驗也好。如果舅父沒有地方或不方便,再說吧。」

一向跟着父母回國探親,每次必定是帶着「抽離」的魂魄 ── 大人的對話完全聽不入耳,也不投入舅父一家的世界。這次旅程,我要像一個成年人般,不能凡事奉旨,要主動創造話題,投入對方的生活,做一個不添加麻煩的客人,表現大方得體,如人家夾給我不喜歡吃的食物,就算生吞也要硬吃下去。

舅父母熱請邀請我參與他們每天早上六時半的晨運,然後喝早茶。可甚麼是晨運呢?我向來都是一名「夜鬼」,最愛深夜外出吃宵夜,任何「夜運」難不倒我,但晨運和早茶這玩意兒對我來說卻很陌生。

我既要體驗當地人的生活,惟有迎難而上,反正六時正必被舅母開設的美容院服務員吵醒。話說他們家沒有空房,把我安頓到舅母開設的美容院裏的一間房子。約十多位美容小姐住在樓下一層的宿舍,每天清早她們在露臺梳洗時,例必大聲播放張學友的《等你等到我心痛》,還要重播上數十次!我大概聽了第三次副歌那句「等你等你等你,一世一世等你……」,便受不了,憤憤地起床,與舅父母到公園去。

「折騰」了一個早上,才九時多。舅父邀請我跟他回到診所,觀看他做整容手術。嗯,這可是新發現!我只知道他是一名西醫,卻不知他開始做起整容來。我站在手術室外,隔着玻璃窗看第一個手術:隆胸。我忘記站了多久,只記得我心跳加速,手心冒汗,眉頭緊鎖。

每天中午人人都要午睡,舅母在客廳地上打開竹蓆,說這樣午睡較清涼。她沒想過瘦骨如柴的我,躺在地上會弄痛骨頭,而且,女兒家隨便睡在客廳,委實有點兒尷尬。我惟有提醒自己:入鄉隨俗,體驗生活。

晚飯後,表妹帶我出外唱卡拉 OK,認識她的男朋友。男友經營地下賭場,說了很多光怪陸離的故事,還說每天能賺二萬元。他大概看到我滿臉驚訝和好奇,以為我很仰慕他,愈講愈起勁,不斷邀請我參觀地下賭檔。實情是我膽子再大,也不敢連地下活動都要體驗。

媽媽不停打電話來問我習不習慣,我如實告知不習慣在踎廁旁洗澡;睡覺用的蚊帳裏總有一隻蚊子,整晚被牠叮得夠嗆;到戲院看電影,原來是看投射器播放鐳射影碟…… 媽媽心痛地說:「還是轉到酒店吧!為甚麼放假放得這樣辛苦?」

其實,媽媽聽不出我的複雜心情:這些都是九十年代廣東省中產家庭和個體戶開始冒起的現象,不是平常跟她回國飲飲食食就能體會得來的。我讀過很多中國歷史和改革開放的論著,現在親眼見證歷史大輪的啟動,興奮莫名。

自此,我繼續尋找海外親朋、遠房親戚和舊同學,度過一個又一個「寄人籬下」的暑假、寒假和春假,「投靠」的人包括移民加拿大的叔伯、表伯父、八妗婆,在越南經商的表哥,還有十多年前移民到加勒比海多明尼加共和國的表哥表嫂,我都與他們「忽然親戚」起來。聽說好友父親剛移居泰國設立工廠,雖然兒時與他只有一面之緣,我也不放過機會,敦促朋友幫忙搭路。

在學時期厚着面皮到處遊歷,為負面的「寄人籬下」四個字,賦與嶄新和正面的生活內涵。

2015 年 6 月 18 日

〈到老撾考察人生〉
http://goo.gl/iyl8nh

〈地圖的局限〉
https://goo.gl/ldsjy6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goo.gl/xi8mFU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150617_Ada_HKEJ_「寄人籬下」翱翔萬里

直搗參差應徵者的心扉

何靜瑩│信報專欄《故事人生》

時有所聞,愈來愈多應徵者在面試當天,竟事先不溝通而不見蹤影。

我開始接觸這類人,是六年前 L plus H 毛衣廠成立的時候。那時,公司公開招聘中學畢業生或雙失青年。來者有的由朋友轉介,也有的通過社工網絡找上門。有一位應徵者過了半小時還未出現,我着助手給他電話,看是否出了甚麼意外。助手跟他說了兩句,面帶躊躇,把電話交給我。

那人說:「大專老師臨時叫我回校開會。」

我莫名其妙:「既然你跟我們有約在先,為何不跟導師另安排時間?假若導師說不行,你可嘗試跟我們改期,或是取消面試。」

對方沉默半晌,我天真地「打爛沙盆問到篤」:「喂喂,請問你的靜默代表甚麼意思?」

「哦,我可不可以下午來面試?」

我心軟了一下,終於還是清醒過來,說:「當然不可!你已經錯失了機會。」

四個面試的只有兩人出現。我又打電話給另一位缺席者。她解釋:「現在正下着大雨,來不了。」

我馬上查看是否掛起了黑色暴雨警告,「咦,現在只是雷暴警告而已。你從未試過下雨出街嗎?」

「可我家這邊的雨下得特別大!」

「那奇怪了,你家不就在我們工廠附近嗎?大家同在屯門區,我這邊的雨很小,你那邊為何會特大?」

又是沉默無語。此刻,我簡直想「刎頸自盡」,提起最後一口氣問最後一個問題:「面試機會只得一個。你選擇半個小時之內來到這兒面試,還是放棄面試?」

「我……還是放棄面試吧!」

時至今日,我的弟弟還喜歡拿這段往事取笑我:「應徵者 no show,一般人就算了。你這個人真要命 ──不僅打電話給人查根究底,還要教訓人一頓。」

接觸多了 no show 的應徵者,我已經見怪不怪,早就停止打電話「跟進」工作。其實,經營毛衣廠之初,最令我難以適應的是須接觸各式各樣的人:有的學識有限但態度一流,有的富有遠大理想卻不落地,更多的是沒能力也沒品。面試時候最重要的是察覺那些「沒能沒品」或「有能沒品」的人(即我們絕不錄用的人)。

所以,我沒有停止做的,是在面試時問尖銳問題,最典型的包括:「為甚麼在十年間換了七份工作?」

「很不幸,我任職的每一間公司後來都要裁員。」

「為甚麼你那麼『倒霉』,工作過的公司全都要裁員?」

「也許命不好,老闆說市道差,沒辦法啊!」

「為何每一間公司要裁員時,你總是第一個被裁?有沒有反思過,如果你平日的工作表現和態度好,公司會把你挽留至最後一刻?況且,很多公司把人辭退的時候,為了好來好去,更為免被炒員工憤而生事,往往推說生意不好,用裁員作為護身符?」

其實,我這樣說,是希望面試者不要再活在錯覺之中,應該想想自己有甚麼問題,不要讓錯誤和歷史不斷重複下去,打破找工、見工、適應新工,然後被炒和心感不甘的惡性循環,把時間精力好好用在充實自己、學習和成長上,工作才有滿足感。

當然我也抱持開放態度,給對方 benefit of the doubt,因為世上真的有這般「連環不幸遭遇者」,對方只要能理性地解釋苦衷,我能分辨真偽,也會考慮給予機會。很可惜,大部份的人都被我說中要害,並即時大發雷霆,真面目暴露無遺。我會安靜地觀察坐在面前手握拳頭面紅耳赤,或老羞成怒的人,看對方能否自我控制和冷靜下來。如果對方坦誠相向,我還是欣賞浪子回頭金不換的。

不要誤會我單說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我也碰見過很多工作超過二十年的文職人員、會計文員或設計人,也轉過最少十間機構。我會禁不住問:「你知不知道你的履歷相當之『花』?如果你是我,你會怎樣做?」然後,就是看對方的反應 ── 帶着怎麼樣的理據說服我、甚麼樣的態度面對自己的過去。

聘請員工,可以說是「易請難送」:只用一小時的面試時間來決定錄不錄用一個人,而當其加入公司後,我們便有責任全方位給予對方專業發展的機會,包括請其他同事費心費神給予在職培訓。故此,在有限的會面時間裏單刀直入問正「痛點」,是要看對方的反應和反省程度,以評估是否值得公司為他投放寶貴的時間和資源。

2015 年 6 月 11 日

〈招聘這回事〉
https://goo.gl/OTQDos

〈開除員工的勇氣〉
https://goo.gl/6oQoQf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goo.gl/xi8mFU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圖 - 直搗參差應徵者的心扉 Jun-11-2015A

商界的原罪

何靜瑩│信報專欄《故事人生》

遇過不少有志的大學生,他們希望畢業後從事社會企業工作,言語間表露了對商界職位的不屑,甚至鄙視。「何小姐,你剛才的演說有兩點說進我的心坎── 不想留在大企業裏當一顆螺絲,不喜歡幫有錢的人更加有錢── 所以,我想畢業後創辦社企,只是不知起步點在哪裏。」其中一位這樣說。

「你只記得我的上半段,但下半段才是重點……」我趕快澄清,「我很欣賞商界裏給予初出茅廬年輕人的木人巷訓練,雖然工作看來反覆和沉悶,但對經驗尚淺的人來說,卻是學習深入鑽研一些基本技能的有效渠道。如:數據分析、書寫技能、程序守則、策略思維、衝突管理等,都是日後創業或轉戰社企的基本功。

「不要輕視在大公司裏做螺絲的機會── 學好做一顆螺絲之後,再學做另一顆不同功能的螺絲,打好根基,你才有資格說當螺絲不再適合你,要出來挑戰自己。」

學生還是一臉疑惑,我想應該是近年校園內外均對社企推崇備至,令不少人將之套上光環,並把商界推到對立面,視之為銅臭、庸俗、黑暗使然。我對學生的忠告是:「要是你已有實質的創業理念,或有『做人的工作』的抱負,不妨考慮畢業後先到大企業工作,放眼認識企業文化和學會完善管理,裝備好自己才前往下一站:創業,或從事社企之類的行業。」

重點是保持客觀持平的目光,看待不同行業。願意投身有意義的社企事業,固然可敬和可貴,但不用過分吹捧到好像沒有了社企,社會便會禮崩樂壞。另一邊廂,縱使我們厭惡「賺到盡」和「欠商業道德」的商人,但經濟的推動力還是倚靠眾多純商業運作的企業,沒必要矮化商界在社會上擔當的角色。

我很怕傳媒或身邊人用「偉大」、「犧牲」,或諸如「放棄高薪厚職」等字眼來形容我的事業選擇。經營社企或創辦非牟利機構,是為了實現個人理想,是一種福氣,也是一個選擇,何來「犧牲」?只用金錢來量度機會成本,而不考慮非物質價值的個人成長、眼界拓展、生命歷練等,事情便單一地變為「放棄高薪厚職」。社會事業被神聖化了,便讓人感到任何人全職「做人的工作」,就是「偉大」和「有理想」。

然而,在商界工作也可以調動資源創造社會價值,更可以把有效的企業管理和專業技能,融入社企和公益團體的運作中。大家只須按着自己不同的天賦和機遇,在不同的領域和平台貢獻社會,開闢自己認為有意義的道路。

另一個令我感到懊惱的偏見,就是有些人與商界人士合作,往往預設對方為洪水猛獸。我經常聽到藝術界、文化界、教育界、社福界人士對有商界背景的人心存顧忌,怕對方侵佔自己的利益。

我曾被人質疑開放毛衣廠予外界人士參觀,會令工友像動物園裏被人圍觀的動物,傷害他們的自尊;被人指責用商業營銷手法和攝製紀錄片以推動品格教育,是討學生的便宜;帶音樂劇學生出外參觀企業或做小型表演,以擴闊視野,有閒言閒語說這是拿他們做秀,旨為機構籌款。

我漸漸明白了一個道理:我們出身商界,在一些人眼中是有「原罪」的── 即所謂「商界背景的人本性難移,為求達到私慾,會不顧弱勢社羣利益。」其實,這些人以佔據道德高地為傲,才是窒礙公益事業拓展、扼殺社會創新的人!他們除了自我神聖化之外,可真有甚麼實質建樹?

怪不得我認識的企業家,大多說:「為免有人說我們掛羊頭賣狗肉,做了好事也不敢讓人知道。」我聽得出,這不是發晦氣的口吻,而是真受過傷害的慨嘆。好人好事本應該說出來,以感染更多人為社會出錢出力,擴大 social impact,但竟連做了好事也避忌分享出來,這多可悲!

這幾年我涉足社企和公益事業後,才開始感受到那些企業家的切膚之痛,明白一些人所謂的「商界的原罪」到底是怎麼回事。實際上,社會上的分界就是分工。撇開各界都有「害群之馬」不說,界界有真經,行行出狀元。你若想對社會做更大貢獻,很有必要虛心汲取各種有用的知識,裝備充實自己,增強本領,保持不卑不亢的心境,也要抗拒來自道德高地的誘惑。

倘若讓偏見先入為主,作行動指南,在百舸爭流的世代,落後被淘汰你怨誰?

2015 年 6 月 4 日

〈放低、做回、找到自己〉
https://goo.gl/lz37ro

〈「洗濕個頭」的淒美〉
https://goo.gl/Pb5lZC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goo.gl/xi8mFU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150604_Ada_HKEJ_商界的原罪

自暴其短的「奇葩」

何靜瑩│信報專欄《故事人生》

朋友知我喜歡結識有創意的人,主動介紹了一位年輕才俊,一起講東說西,希冀能擦出火花。想不到我們剛握過了手,那人的開場白竟是:「我很慶幸沒在香港這個小城市出生和長大,這兒只有幾個行業,大家只顧賺錢,思想封閉。」

如此這般罕見的開場白,無禮得令我以為自己聽錯,想給對方 benefit of the doubt。於是,我應酬着讓他繼續吹噓自己的人脈網絡、見識廣博。他可能看到我一臉好奇,竟然認真地向我發指令:「你跟你的老闆們說,給我三億元開拍一部電影 ……」

這人果然語不驚人誓不休,說他浮誇脫節也罷,但為甚麼會錯認為我有三億?他含着滿口飯菜,興奮地癡人說夢,手舞足蹈地講解他這個獨到的電影題材、靈感來源、情節佈局,並再三提醒我不要把這個構思傳出去,免得有人抄襲。我趕緊點頭答應他,怕他把我滅口!

為了不令做「紅娘」的熱心朋友難受,我默默地吃飯,聽這「鄉巴佬」講足兩句鐘的神話。好不容易吃完了飯,我禮貌地道別。這時,友人大概醒覺我的沉默異常,話說不到十句,悄悄地問:「你有甚麼想法?」

「呵呵,我在這城土生土長,目光狹窄,要回家慢慢消化一下今天的嶄新思維,再看如何為這位從來沒拍過電影,但才華橫溢、創意無限的才子,籌募三億元的製作費。」

最令我感到詫異的,是自己的平靜心境。若是平時我會嘗試轉換話題,或提出反對,甚至藉故提前離開;那天我卻乖乖就坐,還能進入他的高大空世界,帶着好奇心研究他的心理和精神狀況。

我想,應該是 practice makes perfect 吧。當我不斷地遇到這類低層次或欠缺基本邏輯思維的人,偶爾能控制自己不動肝火,考驗自己對人的心理分析能力。只要我對這些人沒有遐想,知道說甚麼都是「白搭」,就不會投入時間與其互動。沉默就是最好的解脫,只須捱完當下的陣痛,以後不再見面便是了。

然而,當這樣的人是你甩不掉的同事或合作夥伴(還有生活上不能不接觸的人,如姻親、摯友的配偶),而他的傲慢與偏見正影響團隊運作及士氣時,那你就有責任去處理問題 ── 面對他,並投入時間和心思,跟他解說清楚,這是最低限度的專業精神。不過,我遇過根本不同我講專業、說道理的同事,看準了我會顧全大局和約束自己,放任地向我發脾氣和人身攻擊,毫無章法地亂將我軍。

處理這樣的同事須跟足企業程序,就算最後是採取解僱行動,也須一段時間。這時,最大的挑戰在於處理自己的情緒,不致被對方拉低到他的層次。我經常感到惱火的是,自己的道行太淺,明知大家的修養和識見出於截然不同的層次,我的情緒還是深受牽引,懊惱萬分。

把視線轉移到自己的情緒管理上,才是最有效益的做法。我請教過一位縱橫廣告界數十年的前輩:「這些年您在兩岸三地,見盡各樣人種:乳臭未乾的小子、狂妄自大的客戶 …… 您說過最難受的是應付有權有錢但一腳牛屎的土豪和貪官,但我見您總是面帶微笑,心平氣和地聽他們亂吹。告訴我,您是如何達至如斯境界的?」

他面露發自衷心的祥和笑容,呷了一下紅酒,說:「哎呀,人家自我暴露弱點,讓你不費吹灰之力便能看穿他的水平,果斷決定應否與他交往和合作下去。這可是寶貴的商業資訊啊!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況且,他們的謬論已令自己當眾出醜,你何必將他們的愚昧放在心上?」

我倒未從這種謀略角度思考這問題,說得精彩!我追問下去:「您在我這個年紀時,真的已能控制心中的厭煩?」

「我年輕時也沒耐性聽那些愚昧無知的人發表『偉論』。現實是,周圍的人大多屬這種層次,既然我無法改變他們,便只好接受他們,讓自己好過一點;一旦接受了他們,我反能倒過來視之為寶貴的反面教材:上天怎麼又給我遇上另一朵『奇葩』,讓我大開眼界。這或許帶點阿Q 精神,但起碼我可以處之泰然。」

從這位廣告界奇葩眼中,我看到自己也是奇葩。我憬悟:他和我和世上的每一個人都是奇葩,彼此各屬不同層次,有緣相遇,「奇」逢敵手,得其所啟,不亦樂乎!

問君何能爾,知己復知彼。

2015 年 5 月 28 日

〈「斬腳趾避沙蟲」與關係撕裂之間〉
https://goo.gl/x5onky

〈獨一無二〉
https://goo.gl/8vjbNh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goo.gl/xi8mFU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150528_Ada_HKEJ_自暴其短的「奇葩」_a

神性與人性

何靜瑩│信報專欄《故事人生》

神性化自己所仰慕的人,這現象司空見慣。如:學生眼中的啟蒙老師,粉絲心中的作家、演員、名人…… 但當仰慕者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真人,甚至能夠「一睹」其人性的一面時,可能會有兩種反應:一是更加欣賞,因為對方不介懷顯露其平凡和軟弱,這種真正的自信令人倍覺親切和心動;一是異常驚訝,甚至無比失望,因為對方的平凡與自己的神性想像差距太大。

我認識的一些人會把失望轉化成鄙視,並進行醜化。實在很恐怖 ── 自己先把人家捧上神位,結果卻發現原來真人也是普通人,便會把他貶損成魔。難道神性與魔性之間,容不下有血有肉的人性?

當老師的一個挑戰,也許是調教學生怎樣不把自己的老師無限神性化。有小學生在走廊上遇見校長,氣急敗壞地報告一個驚人發現:「午飯時,我看見班主任吃即食麵!」

校長笑說:「老師也是人,為甚麼不能吃即食麵?」

我問舊同學為何一直不回母校教書,她說:「因為我想保留教過我的老師的美好形象;如果大家成為同事,我怕不能接受他們的真實面。」

我與中學生分享工作經驗時,時時會提醒大家將我人性化:「今日離開這禮堂時,我希望你們至少記住這一點:站在台上的這個嘉賓講員,也是一條『茂利』,像你一樣平凡;我在你這個年紀時,可能比你更不濟。如果這個平凡人也出過書、創過業,那麼你將來也會做得到。」

然後,我喜歡與同學們分享如何克服畏懼陌生人心理的過程(見《敢動人生》裏〈我並非天生的社交高手〉一文),也會把我剛開始寫專欄時,一篇被編輯大幅度修改的文稿公諸於世。學生看到我坦然地自暴短處,無不凝神貫注地瞪着編輯的紅字,似乎信心大增。

我說:「我相信不少作者的文章都帶有沙石,我這樣公開被改過的初稿,是要大家知道,不是每個作者都是你想像中那種遙不可及的才子才女。」

我希望學生不要誤以為講台上的嘉賓都是天生異稟,因而妄自菲薄地想:「他有才華、家底、個性、人脈,當然能成功。我卻沒有這些條件 ……」要記得講員也是普通人,便能代入講員的人生,分享經驗時更易入耳,從而感染對方堅毅奮鬥的精神。

被人神聖化其實是一種壓力,而且是你無法持久承載的壓力。你愈想滿足人們對你的不合理期望,愈做不回本來吸引人們的「正務」。早披露自己的人性面,讓欣賞你的人真實地去認識和接受你,無須理會那些只想你變為其幻想裏的虛構人物的人。做回有美麗也有醜陋一面的自己,不用恐懼被人揭發自己的平凡和軟弱。這樣,心情會輕鬆很多。

近年,有更多人認識了 L plus H 的核心價值,毛遂自薦想加入我們的團隊。我們婉拒那些光說理想的人,因為他們神性化了社會企業的角色,沒有想過我們也有一般公司經營上的掙扎和人際間的紛爭,也沒顯出他們願意磨練捱苦的潛質。這些人來到毛衣廠後很快會被現實淹沒,帶着失望甚至被騙的怨氣離開。

我也推卻過 (或後悔沒有推卻) 某些講座的邀請,因為主辦機構有不切實際的期望,令我自知不能滿足。有校長看到部份老師態度散漫,又顧念他們的辛勞,希冀我給予教師鼓勵和讚賞,就能激發鬥志;有人天真地以為我來說一說理想和使命,大家就能脫胎換骨,渾身是勁地離開…… 哇,我哪有這麼神!

每次我都要求大家對我做點資料搜集,並強調我的培訓內容側重「學習之痛」,風格帶點麻辣(俗稱「寸」),喜愛打破「表面和諧」,說話單刀直入臧否分明,目的是衝擊聽眾擯棄因循舊習,反思人生和人性,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總之,我反對明知部分員工表現有問題,還要濫用讚賞和嘉許的做法,因為那會在給予錯誤信息之餘,更令他們變本加厲,甚至神聖化自己。

希望令員工 feel good 的機構,應該另找講員做啦啦隊,大家可在和諧、讚賞和客氣中度日。我的一套辦法則忠於人性和個性,結合我對管理學和領導學的實踐,挑戰人們的迷思和某些過時的價值觀,有時言詞頗惹火,易得罪人。不能吃麻辣的機構不應找我這個小辣椒,但吃得辣的,都會感到胃裏有團火慢慢燃燒起來。

2015 年 5 月 21 日

〈我並非天生的社交高手〉
https://goo.gl/X0Ni7P

〈《敢動人生》是這樣煉成的〉
https://goo.gl/FAfvED

何靜瑩過去文章:
http://goo.gl/xi8mFU

L plus H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Fashion
http://www.facebook.com/LplusHCreations

150521_Ada_HKEJ_神性與人性